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太山

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年忧。(无才无德,不识圈子,不入圈子。乞恕!)

 
 
 

日志

 
 

文本解读 渐臻“化”境(论文)(原创)  

2015-04-09 23:17:00|  分类: 五味桃李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中语文教师对文本的解读能力,直接关乎学生对文本的正确理解,关乎学生语文能力的提高,关乎学生人文素养的养成。它是初中语文教学的至关点,可以说,它直接影响到初中语文教学的成败。
有些语文教师会不由而问:“作为初中语文教师,谁不希望自己对文本的解读能力能有很大的提升?但是,提升语文教师对文本解读的能力,有无终南捷径可循呢?”
终南捷径肯定是没有的,然而,语文教师想有效地提高自己对文本的解读能力,依愚管见,不妨从以下几点着手尝试:
一、博览群书     夯实基础
俗话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这话虽然往往是针对舞台戏曲演员来说的,但是,如果把讲台比作舞台,将学生比作观众,那么,语文教师不恰好就是一个“舞台演员”吗?假如一个很有心计的舞台演员,他的演技唱功不足的话,他还可凭借花拳绣腿的招式,令人炫目的服饰,吸人眼球的道具等等来糊弄观众,暂时哄得观众的几声喝彩;而语文教师想赢得真正的喝彩,只有一个唯一的手段,——那就是对文本有较为准确的解读,从而达到完成教学任务,提高学生的语文能力之目的。 这,仅仅靠手中的几本所谓的参考书是远远不够的,这得须要我们的语文教师在课外花费相当的精力,去加强阅读海量的书籍,以锻炼自己的阅读能力,理解能力,感悟能力。四川著名的语文特级教师李镇西在“每天五个一工程  ”中,为他规定的阅读量为“不少于一万字”。他就这样日积月累,聚沙成塔,完成了文学、教育等方面的大量的经典著作的阅读,拓宽其知识视野,夯实了理解的基础,磨砺了智慧的锋芒,从而使得他的语文教学之树,高大,繁茂,充满盎然生机,他的语文教学自然也就驾轻就熟,得心应手了。他的《从批判走向建设——语文教育手记》等十二部力作,就是其博览群书促进成长,最终使他“想不成功都都很困难”的最好诠释。还有钱梦龙、余映潮、张丽钧等优秀的语文教师,学者,专家等,莫不如是,概莫能外。其实,真正意义上的博览群书,语文教师所阅览的书籍还不仅仅只是指狭义的文学、教育等方面的著作,而应该指经史子集,政经理化,古今中外,穿越玄幻等等等等方方面面的书籍,所谓包罗万象无不涉猎。在某种意义上说,一个优秀的语文教师,他所读越多,越有助于其阅读分析,更直接地说,——也越有利于初中语文教师对语文文本的解读。
二、积极实践       如临其境
北宋时候,有个著名画家文同,以擅于画竹而饮誉画坛。据说,他为了将竹子在不同时节不同境况的不同姿态了然于心,他一年四季,无论阴晴雨雪,都要对竹子进行仔细的观察和研究。因此,文同的寥寥几笔就能勾勒出竹子的“神”来,世人赞不绝口。北宋著名文学家晁补之说,文同画竹,早已胸有成竹了。创作如此,解读又何尝不是呢?大凡读书之人,没有几个不知道“共鸣”这个词的,即作者在作品中所表露抒发的情感,在读者(观众等)心中产生一种强烈的认同感,作者,作品中的人物,读者,这三者之间交融在一起,分不清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如庄周梦蝶。巴尔扎克在其创作的过程中,经常恸哭,狂笑,怒吼,他确实进入了 一种忘我的境地,但未必又不是一种参与,投入,体验,甚至是再创造。一个真正的语文教师,如果他暑不知其热,冬不知其寒,饿不知其馑,他究竟能有多强的解读能力呢?在他的眼中,那些文字只不过是一些干巴巴的枯燥无味的符号而已。笔者在这里提到语文教师要积极实践,并非提倡所有语文教师都“轰轰烈烈爱一场”,而是不至于闹出“何不食肉糜”的笑话来。
三、反复品味      走近心灵
《背影》是初中语文课本中的经典篇目之一。文本写到“他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这句中的“攀”、“缩”、“微倾”三个动作看似平常,似乎是微不足道,但是结合“丧母”“失业”“子散(外出求学)”多重打击的父亲来说,这几乎都是致命的,有些情感脆弱的人,其中的某一种打击,都足以使他感情崩溃,更何况是三者交织。这是“少年外出谋事,独力支持,做过许多大事”的人,加之后文提及的“唯膀子疼痛,举箸提笔,诸多不便,大约大去之期不远矣。”在这种背景下写父亲的这种“爱子"形象,真的是催人泪下。“缩”,不是简单的将脚上抬,而是需竭尽全力,“拼命”地“压缩”到可以让“肥胖的身子”滚到铁栅栏那一边为止,这是需要花费很大的气力的事。这里作者之所以不用“抬”“跨”“迈”,不仅仅关系到措辞准确与否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最准确地表述作者此时缩倾注的情感。作者这里要写的是父亲年迈,体弱,气衰,力微,而对“我”所付出的爱是如此之浓烈,厚重,磅礴,伟大。这样一比照,一体会,一回味,便可深切地感受到父爱之伟大,尤其在三重打击下的父爱之珍贵。笔者丝毫不揣心地的丑陋,每每解读至此处,都不禁饱噙感动的泪花,恨不得痛哭一场,才可释放郁结的情怀。
再如,苏轼的小品文《记承天寺夜游》中一句“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之“闲”如何去解读?一则是如梦如幻的清朗美好的月光竹柏之影,如同一幅幅妙不可言的水墨画,而引发的闲情逸致之“闲”  有之;寄情山水无暇汲汲于功名,落得个逍遥自在享“清闲”之“闲”有之;因乌台诗案责授黄州团练副使,本州安置不得签署公文,成了有职无权的十足的“闲官”,这里的“闲”又暗含自我嘲弄的意味,空有满腹才华而无法效忠国家而抑郁于怀。这三者之情尽融于这个看似简单的“闲”字之中,辞约而意丰,令人玩味无穷。
 四、破旧立新      不落窠臼
一个优秀的语文教师真正想有所建树,形成新的理念和独特的教学风格,在对文本的解读中,还要敢于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在积累、实践、品味的基础上,敢于确立自己对文本解读的新见解。笔者记得刚开始执教鲁迅的散文名篇《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时,对当时教参上提到的该文的主题“批判封建教育体制”之说甚感疑惑,“三味书屋”部分的写作,尽管与前部分写“百草园”比较之下,少了些许轻松明快愉悦的笔调  ,但总体基调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后者在看似枯燥的书屋学习生活,“我”和“我的同伴们”还是能找到充满快乐空气的空间。譬如,折腊梅,寻蝉蜕,捉了苍蝇喂蚂蚁,做戏,画画儿,孩子们人声鼎沸地读些莫名其妙的诗文,“笑人齿缺曰狗窦大开”等等,无不充满童真童趣,哪怕是先生朗读的佶屈聱牙晦涩难懂的诗句,那语调,那神态,那姿势,在童年的我看来也是“倍儿乐  ”   ,以至于使“我”“疑心那是极好的文章。通览全篇,字里行间无不跳跃着轻松明快愉悦的分子,表达作者对童年美好生活的无限怀念。如果将文章主题硬要和什么“封建教育体制”甚至是“封建礼教”“联姻”,那实在是令人捧腹。这种拔高提炼主题,确实可看到曾经“政治高于一切”的恐怖的阴影。令人扼腕叹息的是,笔者当时的思想没有形诸文字,反而被后来的研究者占尽风流。像莫泊桑的短篇小说《我的叔叔于勒》主题直指“抨击了资本主义社会赤裸裸的金钱关系”一说,也委实不敢苟同。当然,其主题还有“同情”“势利”“虚荣”等等说法,那都几乎难以站住脚,不如说,该小说就是作者对人的本性的入骨的刻画。
初中语文教师如果能脚踏实地地遵循这文本解读“四步法”,从本质上提升对文本的解读能力,也许是较为有效的途径。只要持之以恒,教师对文本的解读便可日臻“化”境。
  评论这张
 
阅读(35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