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太山

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年忧。(无才无德,不识圈子,不入圈子。乞恕!)

 
 
 

日志

 
 

老高(散文)(原创)  

2015-03-27 06:58:07|  分类: 春山磔磔我亦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高者,尺八中学高顶章也。
算起来,我认识他也很有一些年头了。高顶章初出道是以其文名而逐渐为人所知的。90年代,监利文艺界举办过一次大型文学赛事。高顶章以一篇格调高雅,文笔清新,乡土气息浓郁且不乏凝重文化因子之散文《老江河印象》一举夺得大赛二等奖。据说,当年大赛一等奖似告缺如。因此,那仅有的几名大赛佼佼者,便一夜成名,让监利文艺界朋友所念及,所称道,所铭记。有一次,《荆江文学》组织笔会,会后,谢文友与我谈及高顶章,犹对老高其人其文赞不绝口。连张俊纶先生也称道高顶章“确实是一位不错的老师”。我对他也就多了一些关注和接近,甚至心生仰慕,自肺腑发出“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的喟叹。
也许命运注定我与高顶章有一段朋友缘吧。
2008年,我从红庙中学调到尺八中学工作,而高顶章老师于1999年就已调到了尺八中学。
在2011年尺八中学新教工宿舍楼未修建之前,教师住宿问题是最令人伤神的一个问题。因为尺八镇初级中学是一所老牌中学,人多而房少。尽管我已在尺八教育摸爬滚打了二十多年,但是,在尺八中学按所谓“校龄”而论,还是一个十足的“新兵”。如果按教龄和家大口阔的实情来看,我的住房确实应该优先考虑,但是,那时尺中仍然好多年轻教师在校外租赁住房都好多年了,迄今仍未解决,学校哪有可能单一解决我的住房问题呢?况且,我是“挤”进来的,而不是作为“特殊人才”“引”进来的。
我正为住房问题而感到焦头烂额的骨节眼上,听说高顶章和此时恰好调出的一位老师办好房屋转让手续,只等那位老师转走,高老师将那房屋简单装修一下,就搬进宿舍楼去住,他正住着的两间平房就可腾出来了。
此前,我与老高并无过密的交往,最多只能算是“点头之交”,他能将这“宝贵”的房子给予我吗?再说,其他几位同时调入尺中的老师,哪个又不是亟需住房呢?我怀着试探的心理去接触商谈,没想到,我们随便一聊,竟然很投机  。老高很同情我的遭际,并说,只要他们搬家,就优先考虑将他现在的平房转给我 。老高的爱人  ——我们现在亲切地叫她霞子——也颇具侠骨义胆古道热肠,满口应承,板上钉钉地说:“就这么说定了,房子给你,不给别人。”这样,在老高夫妇的鼎力相助下,我才有了一隅栖息的天地。
老高在我们这儿已经属于“老牌”“大学生”了 ,90年代初期正宗的科班出身。他为人狷介,仗义,厚道,业务素质过硬,文化涵养匪浅。按常理,他早就不应该呆在这个乡旮旯的中学教初中,至少,他可在县城高级中学获得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但是,淡泊名利的他几次都婉拒了“高就”的机会。有一所高中惜才的领导曾三顾茅庐,盛情邀请高顶章老师去加盟他们颇负盛名的团队。这对很多人来说,那真是梦寐以求千载难逢的良机,有人“挤破脑壳”都没有“挤”进去,结果,老高还是一口回绝他人的一番好意。他说:“我非常感谢领导对我的抬爱和器重!但是,我十分热爱初中语文教学,这是我事业真正的舞台,我将竭尽心血扮演好这个角色,让自己的演出更加精彩。我们这儿有句俗话叫‘女生菜籽(油菜)命’,其实,我也是‘菜籽(油菜)’命。我就是一捧‘菜籽’,只要给我一片生长的土壤,不管它是肥沃还是贫瘠,不管是在寒冬还是在暖春,我都要顽强不屈地努力地生长。我要将我的一片碧绿,一掬芬芳,甚至是我卑微的生命,彻底奉献给这片滋养了我的土地。”
1999年,因工作的需要,高顶章同志调入尺八镇初级中学任教。
在学校管理上,高顶章同志协助校长的工作;在教学上,一如既往地担任初中毕业年级的语文教学,并负责学校中考语文科的复习指导。他常常和同仁们谈心说:“教师的事业实际上就是一门爱的事业。没有爱,就像花儿没有了空气,水分,养料和土壤,无论花儿多么芳香和娇妍,最终她必然枯萎和凋谢。而教师对学生的爱,就要像阳光一样,公正地照耀在每一个学生的身上。我们教师的爱的阳光不要只聚焦在那些所谓的‘优生’身上,也要照在那些品学亟待提高的学生的身上。在某种意义上说,相反的,照在后者的身上更要多一些,长一些,强一些。你们见过农民把长势差的苗子少施肥甚至不施肥的情形了吗?”
他不仅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
2013年中考前夕,他所带的班上有个成绩中等偏下且与其他同学相处并不融洽的学生,他的名字叫王攀。有一次,王攀半夜里起来上厕所,不小心从上铺上跌了下来,当时就摔成了粉粹性骨折。眼看中考在即,学校领导已和上级主管部门主动打了招呼,甚至为王攀同学写好了因特殊情况请求休学的报告。但王攀同学舍不得放弃自己的学业,很珍惜这宝贵的光阴。他在家仅仅休息了十来天,就返回学校上课复习。他的家长没有闲暇来校照顾,就拜托班上的老师和学生共同照顾王攀的饮食起居,希望王攀同学能顺利参加中考。师生们都被王攀同学的精神所感动,纷纷允诺照顾好王攀同学。王攀他们的教室在教学楼的三楼,每日三餐,他都要从三楼下来,很麻烦;加之,同学们学习任务紧,同学们平日和他交往也少,有时便忘记将王攀背下楼。不巧的是,高顶章老师很有几节课都在饭前。于是,高老师就主动担当起王攀同学的“专门生活老师”。一下课,高老师就蹲下身子,将王攀背下去吃饭;吃完后,又将王攀背上来。开始,王攀还很不好意思,后来,慢慢也习惯了高顶章老师的照顾。高老师也常常和王攀聊起学习和生活中的一些事情,特别是聊到与同学友好相处,耐心引导王攀怎样学会和同学们相处。个性倔强内向,甚至有些蛮横的王攀,也渐渐开始表现出对同学出自内心的尊重和热心的帮助,同学们也向他敞开了友好的胸怀,帮助王攀的同学也渐渐多了起来。
有一次,高老师又背起王攀下去吃午饭。仅仅走了几步,高老师好像趔趄了一下,背上的王攀也感觉身子晃了晃。王攀问:“高老师,您怎么了?”高顶章老师顿了顿,好像在狠力鼓劲似的,站稳了脚步,对背上的王攀说:“没什么,你只把手抓紧我的肩膀就是了。”只有几十级台阶,在以往,高老师总是一口气就将王攀轻松地背下来了。而今天,王攀明显感觉到高老师格外吃力。其间竟然歇了三、四回,高老师头上汗珠不断地渗出来,他时不时用手抵住腹部,好像腹部很疼痛似的。等到他在食堂把王攀放下时,已汗流浃背,脸色十分苍白。王攀连声喊道:“高老师!您是不是病了?您是不是病了?”高顶章老师轻轻地摇了摇头说:“你不用管我,吃完饭,我如果没来,你就请别的老师或是同学把你背到教室去一下。他们会帮助你的......”说完,高顶章拖着沉重的脚步向家里走去。后来几天,高老师都没有来上课,听别的老师说,是高老师的困扰了他多年的十二指肠球炎又犯了。高老师在医院打针、吃药后,病情才稍稍有所缓解,便又回校上课,也就又捡起了照顾王攀的担子。这样,高老师一直坚持到王攀参加完中考。也许是高顶章老师的爱的动力,唤醒王攀同学智慧的潜力,那年中考,王攀发挥超常,竟以优异的成绩考取全县二类高级中学的宏志班。现在,一有人向王攀提起这件事,王攀就泪眼婆娑,泣不成句。
高顶章辛勤耕耘在初中语文这块园圃,一转眼已是二十五个春秋。这位初中语文教学的追梦人,焚膏继晷,手不释卷,精心教学,潜心研究。数十年如一日,对他自己每一天的教学,每一堂课的教学环节乃至细节的设计都备有好几种方案,在不断征求老师和学生的建议和意见的前提下,他会采用最有效,而又最易被学生接受和采纳的那种(或几种)去教学,以充分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全方位提高学生的人文素质。“十年磨一剑”,在漫长的教学生涯中,他积累了丰富的教学经验,积淀了丰厚的文化底蕴,结出了丰硕的教研成果。他撰写的《浅析语文教师的素养与教学效果及影响》、《语文教学也要有“三板斧”》等多篇教学教研论文,深受业界同仁的好评。
数年来,他多次被评为“优秀教师”、“优秀管理者”、“优秀共产党员”。2009年,高顶章同志光荣地被评为“监利县首届教育科研初中语文学科带头人”,同年,被荆州市教育局授予“初中教学工作先进个人”的光荣称号。
谈到这些成绩,高顶章同志总是淡然一笑,说:“‘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教学本身就是一门大的学问,而语文教学对教师而言,要求更高,真正的优秀语文教师,他一定得是‘全才’,‘万事通’,‘大杂家’。惟其如此,我们作为语文人,才不敢丝毫有所懈怠。我们只有不断学习,不断提高自身素养,才有可能让学生受益终生。”

补记:油菜,又叫油白菜,苦菜,原产我国,颜色深绿,帮如白菜,属十字花科白菜变种。南北广为栽培,四季均有供产。油菜中含多种营养素,所含的维生素C丰富。在网络上也作为“有才”的同义词。


  评论这张
 
阅读(373)|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