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太山

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年忧。(无才无德,不识圈子,不入圈子。乞恕!)

 
 
 

日志

 
 

白云上的甲虫(散文)(原创)  

2014-10-10 21:20:29|  分类: 春山磔磔我亦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月4日下午四时许,我们驴友一行九人,从尺八镇红庙中学开拔,踏上神秘奇幻惊险刺激的神农架之旅。
白云上的“甲虫”(散文)(原创) - 柴太山 - 柴太山
 暮色降临时分,车进入兴山县境内。兴山四围全是山,有驴友调侃解释所谓“兴山”,就是此地的山十分兴旺。其实,兴山原为楚始封地,旧治高阳城。三国吴永安三年(260年)分秭归县之北界立兴山,因县治兴起于群山,故名兴山。路上只见一束束雪亮的汽车灯光射过来或是射过去,大概是游客们去神农架旅游或是游罢归来的,小汽车居多,也有大型货车,不多。
车行愈来愈慢,我们知道,山路更是难行了。月色朦胧中,看山底下盘山公路上的车,才推测出很有几百米甚至有上千米的落差了。司机尽管感到很疲倦,但是丝毫不敢懈怠,沿着弯曲如蛇的山路,谨慎前行。
我们的肚子有点饿了,想到司机连续六、七小时的驾驶,很辛苦,也想缓一下神,休息调整一会儿,就开始找饭店吃饭。问了好几家,菜蔬不是缺货,就是价格太贵。我们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好容易挨到一家名曰“雄风饭店”的馆子,下车一问,价格倒还合适,但我转到操作间看时,里面污水横流,案头剩菜余渣乱七八糟,一片狼藉。有几个工作人员正忙着打扫清洁,擦刷案板,冲洗墙壁地面,忙得不亦乐乎。整个操作间就像偏远乡镇上的大排档,豆角、青菜、小鱼、虾子等并排摆放在案头,分量都不是很足了,“麻个楞子”首尾一致整整齐齐地调摆在盘子里。火锅没有别的了,只有一种名唤“江肥姑”(好像是这名儿,不知字形是否如此。)的鱼做火锅了。老板说:“这鱼在你们平原地区是没有的,也算是土特产吧,味道很鲜美。”我再转到餐厅,里面大大小小的餐桌有七、八张,或圆或方,或大或小,小方桌可容四、五人坐,大圆桌则可在十多人,都是小矮椅,奇怪的是,几乎每桌边上,都有一根小碗口粗的锡管直立着伸出屋顶外,一问,才知是火锅烟囱,也许他们用的燃料大都是木炭吧。我们选的这桌上却没有锡烟囱。“江肥姑”做好了,味道果然不错,既有点像我们这野生黄姑,又有点像鲇鱼,肉嫩汤鲜,下菜是白菜豆腐。那豆腐不是压干成形方块状的,而像是用勺子舀出的豆腐脑,吃起来口感似乎比嫩豆腐更好一些。还有干椒炒小干虾,小干虾吃起来焦脆可口,像用菜油酥过一般。还有熏肉。一般熏肉味道特别,有一股木火熏过后留下的浓浓的烟味,再就是特别的咸,我们曾经在凤凰吃过的熏肉就是这样。志利动身时,特地带了一瓶药酒,用矿泉水空瓶装的,冲淡了刺鼻的酒味,很好进口。于是,我喝了一满杯。火锅快吃完了,我们又叫服务员加了点豆腐,煮了一会,我再尝豆腐,居然还是冰凉的,不由打了个寒颤。
酒足饭饱后,我们继续前行。
车行到离木鱼镇还有十多公里时,已过午夜了。司机说,赶到木鱼镇怕是天亮了,不如就在这停车休息。正好路边还有两家旅馆,要到旅馆休息的驴友也方便。白云上的“甲虫”——神龙架之旅 - 柴太山 - 柴太山
他们大都不愿下车找旅馆休息,一则怕麻烦,二则能省则省。我感觉不舒服,像要拉肚子,再个,不躺下睡我是睡不踏实的,最要命的是我一入睡就鼾声如雷,抗“鼾”力差的人根本就无法睡觉。当我下车找旅馆时,只有还穿着短袖衫的少雄怕在车上睡冻得受不住,才同我下车一起找旅店休息。我先去对门一家旅店看了一下,有灯,但没人值班。我朝里面叫了几声“老板老板”,无人应声,只好又到前头一家叫“辉宏酒楼”的那家店子去碰碰运气。好在老板娘在大厅值班,她说有地方住宿,不过是就餐的房间,正式客房已住满了,一间房,两张床,开价150元。我们说,都快天亮了,还这价,不如去车上凑合一下。老板娘说,100总可以不?我和少雄接受了。我们谈妥了价格,志利和劲林也钻到我们床上睡了,他们竟然捷足先登。因为,他们钻进被窝蒙头大睡时,我还在蹲厕所。床虽然不甚宽,餐厅气味也难闻,但比九个人挤在一辆七人座的面包车上睡舒服得多!最后摊账也就25元。他妈的,四个二百五!
天一亮,我们就起程,不久就到了木鱼镇。街面不大,但人来车往,十分热闹。给车加了油,我们顺便找地方过早。我忙里偷闲,到一家土特产店铺买了点神农架的上好茶叶,这是我每到一处所必买的特产。早点我不敢多吃,只喝了一点点稀粥。
吃罢早点,我们赶往神农架旅游售票中心。
由于时间有限,我们商议后决定,只游览神农顶和大九湖国家湿地公园。
神龙农顶号称“华中屋脊”,海拔高度3106.2米。由于昨晚拉肚子,加上早晨只喝了点稀粥,当驴友们弃车徒步登上瞭望塔的白云上的“甲虫”——神龙架之旅 - 柴太山 - 柴太山时候,我就只好在神农顶木台旁的草甸子上休憩。正午的太阳火一样地照射下来,因为山高风大,我尽管披了夹衣,依然感到阵阵寒意袭来。放眼望去,远山近壑,斑斓如画,尽收眼底。约莫半个时辰,驴友们从瞭望塔上下来了。我们折身返回停在“大脚印幽谷”边的车旁,正准备上车,有驴友说:“快来看!野人!”原来,他看到了路边的一张宣传牌,上面用中文、英文、日文、韩文介绍了此处景点的特色,宣传牌旁凿平了的岩壁上还雕刻了几只蓝黑色的巨大的脚印。旁边就是一排笔直伸向高空的石阶,它是如此的陡直,真像一架直立着伸向九霄的云梯。“走,上去看看。”“噔噔噔”几个年轻敏捷的后生早已跃上好几级台阶了。这时,我精神似乎好了一些,只是觉得肚子有点饿。“老柴,上来啦!不上来看野人,回去难得失悔的呀!“如果没有上次庐山游的经历,对于恐高的我,是绝对不敢登上这么又陡又直又高又险的石阶的。好在石级中间有一根硕大的铁链可以握扶,铁链也刚好把石阶分为上下两列,我便憋足气握着铁链往上攀爬。我既不看山顶,也不看山底,只看着脚下的上一级台阶。歇了两趟,我好容易到达山顶。到得山顶,有一座约20、30平米的方形木制眺望台,左后侧有一块高耸的金黄的岩石,乍看就像一只蹲着的狮子,景点的名字就叫做‘金狮坐阵”。那顶上下垂斜裂着的石纹,还真有点像披在狮子颈部的长毛。方台像一座吊桥一般悬着伸出,台下便是万丈峡谷,看了不禁毛骨悚然,心底发凉。
白云上的“甲虫”(散文)(原创) - 柴太山 - 柴太山
我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地来到最外边,欣赏远近的景色。台西南紧挨着一座高丈许的山峰,山上长满并不粗大的树木,碗口粗细的松树居多。树下长着如茵的青草,很茂盛,也许是山上水汽太浓,阳光穿过树丛间,照耀在眺望台时,竟然形成了无数七彩斑斓粗细不等的光柱,其色彩有如霓虹,游人们便都罩在这奇幻而多彩的光圈里。西北面巉岩耸峙,刀砍斧削,岩石上灌木葱郁,杂草密布。其色或黛,或翠,或紫,或黄,多姿多彩,自然和谐。西面是一道万丈峡谷,
 峡谷弯曲,看不见溪流,也听不见水声。只觉阵阵刺骨的山风从峡谷中穿过。蜿蜒峡谷,突然被山峰阻断,峡谷被迫折然而行。山岚缕缕,烟霭团团,袅袅升腾,汇聚,飘向远方,与远处的白云慢慢地融为一体,不知是山岚化作了白云,还是白云散作了山岚,如诗,如画,如梦,如幻······远处宛如波涛的层峦叠嶂,便渐渐地飘渺在这云烟里,海市蜃楼一般,又让人觉得是瑶池仙境降临人间,恍惚中,我也化作一缕山岚向远峰飘去,飘去······
日已过午,我们不敢再作长时间停留,便驱车去往大九湖。
从资料上看,作为国家湿地公园的大九湖,也许以前曾作为旅游景点开发过,但后来封闭了,新近才再次对游客开放。
进入景区的公路也才初具雏形,连水泥路也没有,还是高低不平的石子路,车辆限速为20码,还不如骑自行车快呢,难怪进入景区的那几家住户门前摆放着很多各式各样的自行车!
大九湖是亚高山盆地,盆地底部海拔高度在1770——1800米,四围群山环抱,中间是一片开阔的草甸,草甸中九大湖被一条小溪串着,就像一条玉线将大小不一的九颗珍珠贯穿在一起。湖水清澈宁静,如初开新镜似的湖水倒映着蓝天白云青山绿草的影儿,令游人心驰神往,如痴如醉。坐在车上,我们看白云上的“甲虫”——神龙架之旅 - 柴太山 - 柴太山见不少游客,他们有的在湖畔垂钓,有的驾着游乐车在奔跑,有的则垒石野炊,各得其乐。我们只在第九湖的湖边稍稍停留了片刻,就驾车从湖尾绕到湖群的另一侧返回了。在路旁,我们看见了一块木牌上写着“娘娘墓”,都充满好奇,不约而同地下车观看。我们跳下公路高坡,步入一片茂密的灌木丛,沿着一条木板铺就的小道顺道而行,在一条澄澈的小溪旁看到一块宣传牌“娘娘墓”。据传,娘娘坟之主叫白玉花,乃武三思征讨薛刚途中所遇的一只千年狐仙。因其花容月貌武艺高强被武三思纳为小妾,封征讨先锋。在大九湖战场,白玉花与薛蛟交战中萌生爱意,不愿再与薛军为敌,意乱情迷时被薛蛟取走修炼内丹。失去内丹的白玉花回到营中如生大病,卧床现了原形。武三思见此震怒,拔剑斩为两段抛尸荒野。佛祖为白玉花追求真爱的精神所感动,怜惜其悲惨遭遇,命周围蚂蚁日夜衔土,垒成了硕大方堆——娘娘坟。后来,当地人尊之为“爱神”“狐仙娘娘”,加以祭拜。故事凄美哀婉,令人荡气回肠。我们环视四周,并无大冢,深感疑惑。眼光锐敏的志利看见坡边有一大白云上的“甲虫”(散文)(原创) - 柴太山 - 柴太山堆石头,断定那便是娘娘墓。我们便跳下木板小径,跃过小溪,踏着腐败的落叶,来到石堆前,扒开灌木枝条细看。石堆及其周围都看不到文字介绍,不知到底是不是。石堆正上方有一半尺见方的石窗,像是烧香祭拜用的,但并没有看见香火,连灰烬也没有,更不用说糕点水果三牲之类了。石堆边上,有两棵栎树,树干上树皮皲裂,长满绿色的苔藓,高大挺拔,耸入云端。其他驴友,他们只顾顺路往前找,却被小木板桥引上了公路,什么也没看见。
我们又沿途返回。
当我们的车由山底爬到山顶的时候,才觉得群山是如此的高大险峻。那团团白云,似乎正从我们身边绕过,缓缓爬上山顶公路的车,远远看来,不就像一只在白云上慢慢蠕动着的小小甲虫吗?






 




 


 










 
 






 







 









 






 
  评论这张
 
阅读(379)|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