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太山

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年忧。(无才无德,不识圈子,不入圈子。乞恕!)

 
 
 

日志

 
 

卖腌萝卜的妑妑(散文)(原创)  

2013-04-12 22:45:16|  分类: 春山磔磔我亦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个妑妑没有摊位,就在菜场外边一家卖豆腐千张子的棚子旁边摆着几样小菜卖。

这也许还得从C镇菜市场的格局说起。

菜市场总体看上去像一把正摆着的曲尺,直着的一条是一个只有顶棚没有围栏的大棚子,和乡下很多农贸市场一样。中间有一排柱子将其一分为二,而每边又各有两排对应的摊位。两边摊位夹着的过道,也就一庹来宽。它供顾客过往或是摊贩挑货进出,遇到年关佳节时,菜场的人来来往往川流不息,如果用摩肩接踵水泄不通来形容,也毫不过分。摊位实际就是共四列。不过在棚子里摆摊设点的,多是鱼肉摊子。我们这儿把卖猪肉的摊位叫“屠凳”。“屠凳”大约有二十来条,鱼摊也有十好几家。除此之外,还有几家卖卤肉,或是卖豆腐千张子霉渣豆腐的,再就是三五家卖小菜的。小菜摊位上通常摆的是茄子,辣椒,白菜,土豆等,当然也还卖些“时菜”。像现在的新鲜豌豆,麦丸子。去年腊月间的藜蒿,竟然每斤卖到20块,还不捋叶子。——那钱就不叫钱了,只能叫草纸。这条直棚子长大约有50、60米长吧。横着的那条巷子里,也还几条“屠凳”,另外,还有几家卖鸡、鸭,狗肉,牛肉的。他们还捎带些干货,还有海鲜——像虾子,鱿鱼等。偶尔也有叫平原人看见咋舌的东西——像去年腊月,我就看见那湾里有正宗野猪,獾猪,野兔,野鸡出售。不过那价就贵得出奇,像野猪一斤要花到三十元一斤,并且和野猪毛带皮卖,降价的不干。这比竖着的那条巷子就短很多了,大约也就20——30 米。在棚子里摆摊设点的摊主,他们不担心谁来抢他们的位置,因为这些摊位都是固定的,要还税的,一个摊位一年得大好几千呢。反正那些摊主也不在乎,“羊毛出在羊身上”,税重了就找那些顾客“煞节”,水一涨船就高,年关节跟前还是吃票子吃得嚄声。棚子外还有零星的菜摊,那一般收费很少,一天也就块把儿钱,不知现在涨没涨。那些菜摊主,当天所卖的菜蔬多是从自家田里采摘来的,当然还有捕捞的鱼虾,螺蚌,以及自己下河采的藕稍,棘莲巴梗,野芹菜,野蒿笋什么的。一般也算是时鲜菜。价格有时贵得很,很多顾主只得望而却步。

我要写的那个卖菜妑妑的位置就在拐角的外边,隔那个拐角的交点也就不到十步的距离。

那个妑妑除怕不来,来就几样现菜。霉豆豉,鲊粉子,腌萝卜,老三样。但生意总是不错,特别是腌萝卜,有时要买的人去得稍微迟点,就只剩光盆子了。卖腌萝卜的妑妑会惋惜地对你说:“哟,今儿冇得哒呢,明儿早点来。”因为那些菜都是用不锈钢或是塑料洗脸盆子(我们这一般用这样大的盆子来洗脸,因此人们就叫洗脸盆子)装的,每样也就那么一浅盆子而已。她腌制的萝卜,咸辣适当,既没有那些专做辣菜卖的摊子上老板用了朝天椒粉浸泡后的直辣味,也没有自家腌制的萝卜那股冲味——酸而刺鼻,你就“吃光的”(即不下饭)也很舒服。“这萝卜不酸吧,妑妑?”那个妑妑会你“怂恿”你要尝一下那腌萝卜,说:“你郎只尝看,不好吃你郎不买,我不得怪你郎的。”我留心看过,凡是尝过她腌萝卜的,没有几个空手而过的,即使你甩手走人,她还笑容满面说:“怎么,不合你郎口味?”她那和善的笑脸,让你不忍心一走了之,回头还是带点萝卜走。

她卖萝卜很少用称称,她的一杆用得头子都秃了的称就放在脚边。只有遇到那些“精讲的”(即悭吝者)满腹狐疑望着她时,她才过称给你看,那秤杆尾端总会高高翘起,弄不好还戳到你的眼睛呢。所以,来买萝卜的或是买其他菜的顾客,一般也就很少有人看称,几乎不存在“折称”(即把货品拿到放心的人家或是自己家里的称去再称,看是不是有很大的出入,我们这称为“折称”)的,她说好多就是好多,只有出,没有折(蚀)的。有一次,我又去到她那买腌萝卜。她正好和一个她熟识的妇女扯野白(即闲聊),正扯得兴起,一边和那人搭讪,一边给我用勺子从盆子里舀萝卜到塑料袋子里,她也许根本忘记了手里头的活儿。我只买一块钱的腌萝卜,她居然舀了四下,一般情况下,舀得两满勺子——家里舀汤用的勺子——就足够了,等得她醒悟过来,知道腌萝卜舀得太多了。她笑着望着我:“你郎看,只挂起夸野白,舀多了。”我没吱声,没说舀出来,也没说我多出钱就是了。她嘴一咧,笑道:“多就多了,算哒!”“反正天天在您老人家上称嘛,明天再多收点不就是了。”她也连声道:“涅(这)也是的,涅也是的。”但是,你第二天或是缓几天再去她那称萝卜,她还是足斤足量给你,连“上次多给你斤两”的话提都不提,还是笑呵呵地按旺称给你。

今年翻过年来,直到今天我才又看见那个卖萝卜的妑妑。她的菜还是老三样,不过,萝卜不是很新鲜的有红有白的本地鲜萝卜腌制的了,是很白的那种。可能是大棚里的。当我走到她那去买腌萝卜时,盆里只剩几小丫(片)了,我还以为那还不足一块钱的萝卜了。我说:“涅萝卜哪么全是白的呀?”那个妑妑说:“你郎叫不看到这萝卜色气不是蛮好看,还是蛮好吃的。你郎只尝看喽。”我没尝,就说:“给我算了。”她拿过一个塑料袋就给我装,装到袋子里一看,确实不少,如果到别的卖辣菜的摊子上去买,没两块钱谈都不谈。她还是没称,直接递给我,说:“涅一块钱卖得你郎,本都卖不回来。你郎只看,里面好多佐料哟。”我信她的话。

那个妑妑家在哪里,姓甚名谁,我没去查。只见她约摸65岁,身材矮胖,白胖的脸上有数道深深的皱褶,眯小的眼睛就像两道短短的黑线。但眼光和善,如佛。

 

  评论这张
 
阅读(290)|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