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太山

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年忧。(无才无德,不识圈子,不入圈子。乞恕!)

 
 
 

日志

 
 

台简沟(散文)(原创)  

2013-12-27 22:46:56|  分类: 春山磔磔我亦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简沟(散文)

 

故乡,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风物,令人特别的留恋。

一望无垠的除了田野,还是田野。早晨,日头从麦地的边沿升起;傍晚,日头从林场的树梢间堕落。看硕大的火球,在橘色的天边缓缓堕下去,颇有“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意境。

于是,我时时便想起,曾经给我枯燥的生活涂抹了些许欢乐色彩的一条小水沟来。

这条沟在小港湖的湖田中间,一块块湖田像棋盘一样罗列着,而这条小水沟就像棋盘中的一条线。这条沟,长约三百米,宽仅三、四米,深不足两米。它一端与港通汇,另一端与抗旱时用的抽水机房相连,抗旱排涝都靠它传引。这条水沟,最迟也应该是在上个世纪60年代初期“园田格子化”时,人工挖成的。它没有正儿八经的名字,人们叫它“机沟”或者“台简沟”。

70年代时,环境污染还不是很严重。三、四月间,人们忙着整湖田,准备栽中稻。歇晌时,青毛水牯拖着大鼓一样的肚子浑身沾满泥浆迫不及待地冲进台简沟困水,解乏了,便将鼻孔插在水中饮水,鼻孔不时发出惬意的响声。农人则丢下牛鞭,走到距牛困水处远一点的地方,拨开沟边的水梗草,用手捧着清洌的水喝起来,直喊:“清甜!清甜!”

沟边除了生长茂盛的水梗草外,还有水花生,——我们这叫它“革命草”,——菖蒲,“千年蔸”。水面上的四叶萍,随着水波一漾一漾地浮动着。水中的苲草,柔软,纤细,厚密。还有“鸭舌头”绿得发青,一簇簇,一团团,软软地长在沟底的淤泥上,如果水在流动,它们就像柔软的绿丝带一样随着水流轻轻地摆动。时有大小的鲫鱼出入其间,它们仄着身子的肚皮闪着银白的光。身子只有半寸来长的“万年沫子”,三五成群地在水面上缓慢地游动,如果有什么突然弄出很大的响声,“万年沫子”们便遽然钻入沟边的草丛中去。等声响过后,又聚在一起,悠闲地游动。它们似乎没有什么目标,一会儿慢慢地游过去,一会儿又折身缓缓地游过来。偶尔也会看见,一条一尺多长的乌鳢,——我们这叫它“黑鱼”,更通俗地则称它为“黑霸(子)”。——领着一群半拃来长的“黑鱼秧子”,在半水中游动。那大乌鳢有时竟然像着了“定身法”似的一动不动地停在水面,像一截朽烂了的黑木桩。这时,你如果捡起土坷垃朝它一扔,它尾巴一摆,发出“哗啦”一声很大的水响,它带着它的一群儿女,瞬间便逃遁得无影无踪。里面当然还有青鱼,鲤鱼,草鱼,黄姑,还有一种痴姑呆子鱼,我们这管它叫“土憨巴”。它在水中很少游动,一般就伏在泥土上,只有当你抠住了它的鳃壳时,它这才狠命地挣扎。这种鱼,对水质要求特别高。随着水质的污染,家乡的“土憨巴”快要绝迹了,现在,它几乎成了餐桌上的珍品了。

一到夏天农忙季节来临,这台简沟的水都快要抽干了,村里的半糙子伢儿,拿着各种各样的渔具,什么推舀子、赶罾子、虾搭、渔罩、鱼叉等等,捕鱼的“十八般武器”,都派上了用场,把个小水沟闹了个底朝天。特别是那些十多岁的小屁孩,把背心、裤衩一扔,便赤条条地跳进水沟弄起鱼来。片刻,他们都成了“泥巴菩萨”,只剩两只贼溜溜的眼珠在转,你根本辨不出,谁是哪家的伢了。

晚饭时,家家户户的厨屋里,几乎都飘出了诱人的鱼香味,人们那份高兴劲就像过年一样。

“水无百日寡”,不久,那条台简沟就又会出现很多的鱼,好像“聚鱼盆”似的。

有人在文章中写道:“想起故乡,已近中年。”一晃,我离开那条曾经熟悉的水沟也快三十年了。直到如今,那条台简沟,也还时时浮现在我眼前,清洌的水也经常流进我的梦里。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