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太山

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年忧。(无才无德,不识圈子,不入圈子。乞恕!)

 
 
 

日志

 
 

走过泥泞(原创)  

2012-07-08 11:10:06|  分类: 春山磔磔我亦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过泥泞

尺八中学“课内比教学课外访万家”的活动,在现为教导主任的我的精心组织和策划下,开展得有声有色,如火如荼。

星期一上午,根据学校安排,我上了一节公开课《那树》,博得了满堂彩。同仁们向我道喜,要我请客,我表面喜笑颜开,内心却忧心忡忡。原因是班上有名的刺头羿志雄早餐时,和一个同学发生冲突后,冒雨偷跑回家了。因为,第一、二节课是我的语文公开课,这是无法调课的。

公开课一结束,我放下课本、教案和其他教具,只和数学老师打了声招呼,叫他帮忙把班上照看一下,就骑车匆匆忙忙地直奔羿志雄的家而去。羿志雄的家在尺八镇王巷村三组,距学校约18公里远。我此前曾去过两次:一次是开学走访;一次是羿志雄厌学不想读书,赖在家里玩,是我去他家做了很久的工作,才重新回到学校的。这已经是第三次了。驱车前行,可谓轻车熟路。去羿志雄的家有两条公路可走,晴好的天气走陶尺公里,直接距离也就是18公里,如果遇上雨天,人们一般选择走平坦却弯曲的长江大堤,但距离就要远得多。因为下面的陶尺公路坑洼相缀,密密麻麻,有的坑深居然可达一尺多深,稍不注意就会栽在水坑里,有时甚至会造成重大的安全事故。今天为了赶时间,我还是决定冒险走下面的油渣路。

今年的天气也很怪,阴雨的天气特别多,有的月份几乎是寡照。这讨厌春雨,我刚出校门还只是淅淅沥沥时断时续地下,走到半路,天色愈加昏暗阴沉,冷风愈刮愈烈,一会儿,整个天空就像一口倒扣着的黑锅。我知道:大雨,会骤然而至!透过头盔的玻璃镜,我看见前面正北方不远处已经升腾起一片白色的烟雾,那是雨雾。暴雨如期而至!我小心翼翼地驾驶者摩托车,唯恐不慎而栽倒在水坑里。哗哗哗,一阵狂风挟裹着暴雨扑面而至,路边水渠的水面上激起一个个小酒杯般大的晶莹的半球形的水泡。

上面的雨水不断地从颈项灌进我的背后,胸前,而雨衣上的雨水,则顺着裤管笔直流到我的套鞋中去。我沮丧极了。我真想掉头返校,又巴不得立马逮着羿志雄那混蛋倒提了狠狠地抽他一顿。那小子给我添的乱还嫌少啊?上课不是讲小话就是看漫画,不是玩东西就是打瞌睡,再不就是纠缠其他同学或是故意用怪异的声音回答老师的提问,惹得学生哄堂大笑。有的科任教师甚至看到他就头胀。他课外规规矩矩待着的概率几乎是零,与同学逗打啊,疯跑啊,无片刻安闲自在。晚寝时讲话如果有人讲话,他是阵阵不离穆桂英。他几乎成了办公室的常客,我这几乎成了他的“办事处”,我越想越闹心。一提油门,摩托猛地向前一冲,前面不远恰好有个大坑,我暗叫一声“坏事!”,车就栽倒在泥水中了,右膝盖猛的撞在车把上,一阵痛感穿心而过, 我疑心被撞骨折了。于是,我待了一会,感觉稍稍有所减轻,用力揉揉我的膝盖,又不像是骨折,也许只是撞破了皮罢了,我想。然后,我竭力从浑浊的泥水中扶起车子,再推上坡,打了好久,车才着火。我想对他放弃算了:“不就是一个顽劣的学生吗?我犯得着这般上心吗?他真的不读了,还不知省了多少麻烦啊!现在再去请这个“瘟神”返校,这无异于捉了虱子咬自己,自己作践自己!”我准备掉头返校,但一想到羿志雄那双清澈无邪的眼睛,想到他机灵的脑瓜,想到他父母送他上学来时,对我反反复复的叮嘱和几近乞求求的目光,我又不忍心放弃了。我心里安慰自己道:“这算是最后一次的救赎吧。”于是,我骑车继续向王巷方向驶去。渐渐地,感觉雨似乎小了一些。

车,终于到王巷闸上,摩托不能再前行了,因为剩下的三、四里,全是泥泞的泥巴路,烂而且粘,糯米饭一般。我只好把车寄存在路边一家农户家里,徒步向羿志雄家走去。

好容易来到羿志雄家里,我站在门口喊:“志雄!”“哎!”羿志雄忙不迭从屋里跑出来,一看是我,诧异地不知如何是好,好久才说了声:“老师好!”他爷爷听到动静,也连忙走到堂屋里来,见了我,连忙请我进屋去坐。我脱下雨衣,我才发现里面的衣服早已湿透了,几乎可以拧出水来,雨靴上泥浆到处都是,鞋帮上更是粘了一层厚厚的烂泥巴,快提都快要提不起了。羿志雄给我倒了一杯滚烫的热开水,他爷爷热情真诚地要我把这湿衣服脱下,换上羿志雄爸爸的干净衣服,嘴里还念叨:“只说没有您的衣服体面。”我谢绝了羿爷爷的好意,感觉膝盖好像还有点疼,就说:“衣服倒不必换得,只想问您讨张创可贴,有吗?”他爷爷惊异的问:“有!有!有!您要创可贴做么子?”我说:“我骑车在路上不小心摔了一下,膝盖巴痛,搞得不好是膝盖巴擦伤了。”他爷爷连忙从里屋找来几张创可贴,递给我。我慢慢将裤管捋起,只见膝盖真的蹭破了一道一寸多长的口子,殷殷的血还在往外边渗,我赶紧把创可贴贴在伤口上止住血。羿志雄的爷爷见此情景,半是怜惜,半是怨恨,对羿志雄说:“就是你这个怪物搞的好事,害得你们老师吃了这些苦头!”边说,边挥掌欲打羿志雄。我忙起身拉住了羿爷爷,说:“伢们小,不醒事,不要怪他,要怪还得怪我,一是没把志雄教导得听话,二也是自己不小心才擦伤的,与他不相干。”

志雄的脸上充满愧疚和感激的神情。我对羿志雄说:“志雄,你是个有个性,机灵懂事的学生,只是有时比较顽皮。老师们还是很喜欢你,特别是这即将中考的关键时刻,你要把注意力更加集中到中考复习上来,争取以优异的成绩向你爷爷爸爸妈妈报个喜才是啊!你今天跟我返校,我们再以耽误不起了,你说是吧?”羿志雄用力地点了点头。我站起身,右手轻轻地抚着羿志雄的头,说:“你这时就收拾东西,搭我的车返校去。”羿志雄迅速收拾好生活用品,穿上雨靴雨衣,和我一起返回学校。

为安全起见,我决定绕道走长江干堤返校。

走在路上,我感觉风轻了,雨也柔了,绿野,河流,诗意一般。

此后,羿志雄再以没有顽皮过,一心一意搞好自己的中考复习,成绩如雨后春苗,一天一个新样儿。

中考成绩揭晓,羿志雄居然以高分被重点中学录取。

我顿然觉得,那次的走过泥泞的艰难的家访,也许就是羿志雄的一个人生的转捩点。

其实,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走过泥泞,也许前面还是新的泥泞,但更多的,则是成功的通衢在前面等着我们!

  评论这张
 
阅读(35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