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太山

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年忧。(无才无德,不识圈子,不入圈子。乞恕!)

 
 
 

日志

 
 

“历练”在番禺(五)(散文)(原创)  

2011-10-01 11:07:08|  分类: 春山磔磔我亦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日,照例8点到教育机构上班,我屁股刚沾沙发,前台小周就说:“柴老师,有个学生高校说转给您辅导。”“好,”我应声道,“叫什么名字?几年级的呀?”“叫张唯,好像是小学五年级的吧,具体的情况,您再和他谈谈。”

于是,我起身来到辅导学生的像笼子似的小单间,只见一个皮肤略黑,圆脸,平头,中等身材着黄色T恤衫干净利索的小子坐在里,他也许不知道他又被“转手”了。前天去星河湾转手接一个学生未果,于是,我对自己的给人的第一印象更是信心不足,好在我现在基本不用担心什么面试了,要是像现在就业有N多次面试,我那看了让人做恶梦的脸,准会让百分之九十九的机会眼睁睁地从我眼皮底下溜走。人们常说“才人无好相”,上帝对我似乎太有失公允,既然将如此“尊容”“赏赐”与我,那么,您就得多给我些才华啊!可是,“才”仅“糊口”,尚难养家,岂不悲哉?

我像那只欲靠近“以为神”的“黔之驴”的老虎一样,“稍出近之,慭慭然”。我很是热情和善地和这个小子打招呼,他也很有礼貌地热情地回应。看上去他还较单纯,没有沾上市侩气,像生长在山野的一株小草,很可爱的,憨憨的样子。

我稍稍松了口气,然后用半生不熟的普通话开始和他交流。他是咸宁人,在咸宁上学,来番禺舅舅家过暑假,同来的还有姐姐。姐姐读初三,下学期准备读高一,成绩不是很出色,可能要出点钱才能进咸宁一中。舅舅住在雅居乐小区,好像说他舅舅在做药材方面的生意,前天又乘飞机飞往美国去了,很有钱。我知道,在雅居乐小区买一幢房子至少也得七、八十万,一般也在两、三百万,上千万的房子,不在少数。他爸爸给舅舅打工,一个月可挣一、两万块钱。

东扯西拉了一段时间,我们开始转入正题,谈课业辅导的事。他说,辅导老师给他上的是五年级语文的课文内容,我把课本拿过来一看,是人教版五年级下册的语文课本。我问:“你们上的是这样的课本吗?”“不是,我们上的是苏教版的。”“你把你读的书都带来了吗?”“没有。”我说,那就没办法了,只好用人教版的了,知识点应该大同小异,再说,语文学习只要你把某个知识点真正搞清楚了,都是有益的,有些知识的关联并不是那么紧密。张唯同意了。我又提议,既然是对全年级的内容的复习巩固,最好还是从上册复习起。我把下册的课本还给张唯,拿出上册的课本按课前的标记,准备把精读课文给他再上一遍,让他牢固巩固基本知识点,真正让他这次补习学有所得。

张唯不是一个顽劣的学生,虽然有贪玩的性格,但学习还是较为努力的,尤其是在上课的时候,还是很配合,对设计的问题还是尽力去思考,并且悟性较高,设计的一些问题,有些稍有难度的,只要略加点拨,他总是能正确地回答出来。其中有一篇课文是纳兰性德的词《长相思》,这首词我以前还没见过。小学课本到现在已二十多年没沾过边,除开少数篇章以前教过,绝大多数都已改头换面,但小学教学要求偏低,对课文阅读分析,基本意思能够理解就可以了。我手头没资料,上网又很不方便,附近根本没什么网吧,想对陌生篇章作个大致了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教育机构前台有一台电脑,那是为方便业务联系用的,我们很少有时间在那上面,再说,前台小周是个在读的大学生,有几个年轻人不喜欢泡电脑的?总体上是写乡思的,这个大方向应该不会错的。这首词很洗练共两小节,即上下片或曰上下阕。现在,我大略还记得其内容:“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此词“夜深千帐灯”中被人盛赞为“千古壮观”的名句,个中况味也许唯有词人才能品尽吧,我只能揣摩一二,那毛小子张唯能读清楚意思就已经是不错的了。其中“榆”、“畔”、“帐”、“聒”、“碎”等字形偏难,我先要张唯把这几个重点字反复读记,然后,边理解边记忆,按照“朗读——理解——记忆——背诵——感悟”的思路去阅读分析。张唯马上就熟读成诵了,再测查记忆情况,第一次默写,强调的那几个字还是默写出了差错。特别是“聒”字,我先敲桌子,让他对“耳听”之“声”有深刻的印象,然后,频繁敲打,他脸上露出明显厌烦的神情。我说:“这二者结合就是‘聒’的意思,即声音嘈杂,使人厌烦。”“你再把风声、雪声和上阕写到的‘夜深千帐灯’中隐含的人都喧闹声,都联系起来想想,给你的感受怎样?故园又是怎样的呢?”“你的老家不是在咸宁乡下吗?”“是。”“你们那雪夜你感受最深的什么呢?”“寂静,几乎什么声音也没有,除开风声和偶尔有树枝被雪压断的声音外。”“你还真是留心生活的孩子!”我接着分析道:“营地喧嚣闹腾,叫人躁动不安,故园宁静美好,使人心神舒坦,一动一静对比鲜明,更强烈地表达了作者的思乡之情。”张唯听罢,脸上露出悟出“三昧真经”般后的惊喜,连连点头。默写很是顺利地过关了,我给他打了个“A+“,和他击掌相庆,他似乎也格外开心。

上了两节课后,我问他感觉怎样,他说:“还行。”我们便继续,一周才两节课而已,星期二和星期六各一节。他在补习别的功课课间休息的时候,常到我独处的那间小房间来玩。我们于是闲聊了很多,什么上网玩游戏啊,游泳啊,去长隆度假村啊等等。他曾要我教他游泳,游泳怕是我运动中的最强项了,我答应了。我开玩笑地说,到游泳馆那可该你给我买单的呀,他说“这没问题!”可是,他一般只是在星期三下午去游泳馆玩两三个小时,而此时的我必须老老实实在教育机构坐班。以致直到我们分别,这也没付诸现实,他很有点惋惜,我也稍稍不安,究竟没能满足这小子这个小小的要求。他把他的QQ号和网名留给了我,他的网名好像是叫什么王子,可惜后来丢失了。

两个星期后,张唯要回咸宁老家去,星期六的一节课也移至星期五上了,我们的“游戏”又该画上句号了,因为“monkey”跑了。

也许随着时间的流逝,那张可爱的圆脸会慢慢淡出我的记忆,但是,只要一想到番禺,一想到在番禺的那段“历练”的经历,我就会想起那个很普通的名字——张唯,那个咸宁小子!

  评论这张
 
阅读(427)|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