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太山

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年忧。(无才无德,不识圈子,不入圈子。乞恕!)

 
 
 

日志

 
 

往事月明中(十三)——啼笑皆非的考试(散文)(原创)  

2011-06-12 11:24:06|  分类: 春山磔磔我亦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在监利师范像候鸟般的断断续续的生活,即将画上句号了,所“学”——其实有的课本从来没有翻开过,直至丢失,更不用说学——学科都要进行结业考试。这几次的考试中,我记忆较深的是自然、体育和语文这三门学科的考试。

语文好像是最先结业的一门学科。因为考的是小学语文教材教学,我很自信。但是,在考试时犯了一个很低级的错误,就是有一道教学设计题,至于具体是什么内容,我是如何解答的都无从记起,只记得在答这道题时,先是设计了一种形式,等到把后面的题目做完,自我感觉有一种设计形式应该比之更好,于是,我把做好的答案,用半片裁得四四方方的白纸蒙上,然后,在白纸上再写上新的答题。等到语文老师公布结果的时候,说,你们班上这次考得很好,除开只有一位老师得分在80分以下,其余都在80分以上。当然,这位老师并没点那位老师的大名。难道就是我?并且就只我一个?好在只是一个结业罢了,如果是决定命运的浮沉,那我岂不亏大了?难道是我的那个“疤”触怒了语文老师大人的龙颜使之不悦?抑或那次真的是没考好。“阴沟里翻船”,我怅然良久。

体育科目考试是在学校阶梯教室里举行的。考试之前,监考老师把考试规则反复强调了一番,把我们这群胡子拉渣的“学生”当做一群初进考场乳臭未干的毛孩,末了,还“郑重声明”“考试不合格,后果很严重”。老师这番煞有介事的话,似乎起到了一定的“震慑”作用了,教室里一时就像滚烫的油锅洒了些冷水——爆开了。我们纷纷站起身来“抗议”道:“体育课根本没上,叫我们怎么考?自学又没时间,白天要上课,要帮家里做农活,晚上还要到学校上晚办公备课改作业,辅导功课,换了你们,你们吃得消吗?把我们作牛用啊?牛也还要吃口草,困一下水不?我们都不考,看你们把我们哪么搞!”我是站起来的“爷们”中嚷得最凶的一个。黄玫坐在我的旁边,低声温柔地对我说:“你嚷嚷么子鬼喽!又不是你一个人在考试,出这个头搞么子啦,别人得及格,你还不得及格啊?”并轻轻地拉着我的衣角要我坐下,只管静下心来做就是了。说来也怪,她的话音不高,却像一针镇静剂,我冷静下来,坐在座位上,心想:“黄玫说的也有道理,别人不都是这样,船过得舵过得,总不会我一个不得及格的。”我开始准备考试。试卷发下来了,一“看”,并不是想象的那么难以对付,我和黄玫“作”得很轻松,不一会,我们就做完了所有试题。同学们也都答得很“顺利”。还没到下课,我们把试卷都交了,因为,我们这时考虑的已不是什么体育考试的成绩了,只是看食堂还有合适的菜没有,如果没有了,就到外面馆子里去喝点酒。这点,监利师范还是够“人性化”的,我们“民师班”的出去喝酒,学校一般是不干涉的,因为我们大都拖儿带女去了,再说,我们已是站了好多年的讲台了,也就是说,论“资历”他们好多老师都还得让着我们一点点,论能力,有的学科的老师还得仰头看我们中的佼佼者。所以很多老师几乎从来不叫我们“学生”,都称我们为“老师”,那就说,我们彼此彼此,“和尚不亲帽儿亲”我们属同门兄弟。

自然教材教法考试安排在最后。听有的老师说,这是结业考试中最难以过关的一门学科,学校并且高度重视,说:“即使你们无法结业,也在所不惜,学校就准备得罪你们这些‘老油条’!”这么一说,我们还真的捏了一把汗,心都吊起来了,我们心里都打起鼓来,心想:“如果这科不得及格那就拐了,毕业证拿不到那面子就丢大了。辛辛苦苦举债读两年,弄个肄业,就是别人不说,自己也愧对家人啊!学校领导同事说‘你学成归来’你怎么去应对呀?”最后,也做了最坏的打算,“不得及格就算了,大不了补考吧,况且考到这最后一科了,还没有哪门学科‘挂红灯’呢,反正马上也要放暑假了,利用暑期休息就好好地学一下,对自己不还是有好处吗?”这样一想心里就坦然了,尽力去考,一次过关那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了。

考试开始了。这场考试确实不同以往的几个科目,学校领导也加强了巡查力度,学校的管教学的领导,包括校长都像走马灯似的在教室外边走廊里走来走去,有时还到考场里来,有几个哥们甚至发出轻轻的近乎绝望的叹息。虽然在小学确实带过几届毕业班的自然,充其量也只不过是物理化学生物的综合知识罢了,但理论还是不全等同于实践,有些理论知识还是很复杂繁琐,有些甚至显得很玄乎。好在即使巡视还严格些,我们做学生就经历了无数次大大小小的考试,当教师多年也监考过学生,都是“洞庭湖的麻雀——吓大了胆”的角儿,你查你的,我做我的,有的个别滑稽的甚至做些假动作,装作在抽屉里看什么似的,等监考老师走来一看,里面空空如也,叫你苦笑不已。再说,我们没看,你总不能说不允许看抽屉吧。也有个别的做点小动作,只不过“幅度”不大,监考老师也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有时眼睛干脆望到外面。先易后难,边做边想,边想边答。选择题或是填空题暂时无法解答,甚至根本无从下手的就先搁置起来,把后面看上去有点难度的尽力完成,因为后面的大题分值很大,弄不好撞到一点答题的边了,说不定阅卷老师会网开一面,给你一点“同情分”,如果绝大多数这题都不答,那你做了这题,说不定得个百分之八九十的分,一点都不稀奇。

就这样,这些试题做的做,蒙的蒙,一份试卷也完成得差不多了。考完了直念“菩萨保佑”,就像现在每临大考,考生敬什么“春哥”一样。

说来真的很是搞笑,这次最难过关的科目,我居然还考了72分,听说是整个民师班里唯一过了70分的一个。不过,学校慢后好像有个什么“特殊指示”,我们这班“民爹”的自然考试成绩一律不得超过70分,我的毕业证上的分数也就改为62分,这个分改得很滑稽,像“6”和“9”将“0”重叠后的旋风般的图形。不管他改得如何滑稽,只要让我及格,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所有科目都考完了,所有科目成绩都及格了。我以绝大多数学科优异的成绩,拿到了毕业证书。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