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太山

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年忧。(无才无德,不识圈子,不入圈子。乞恕!)

 
 
 

日志

 
 

胜却无数(散文)(原创)  

2011-04-27 21:00:50|  分类: 春山磔磔我亦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月12日,我去县城有点事,等到事办完了,时针已指向10:30,于是,想到县教研室去一转。

因为,昨天和教研室初中语文教研员李爱梅老师联系过,她说今天在上班,我想会会她。一则是上次听李老师说,去年我写的语文教学论文《关注生活细节》获市教科院优秀论文奖的证书已经从市里拿来了,前天,又从市教科院王佑军院长那儿得知,我在今年三月份撰写的一篇论文《<与朱元思书>课堂实录》已经被王院长选入其编撰的那本论文集,并且,集子已经正式出版公开发行了,王院长叫我找李爱梅老师拿本样书来;再则,李老师屡屡关心我这糟老头子,有恩于我,古人讲究个“投我以桃,报之以李”,姑且不言“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但略备薄酒聊表寸心,我总还是做得到的吧。

到得教研室办公6楼语文研究室,见一女老师正埋头工作,我细一看,不像是李老师,于是,只得不好意思地打搅了她。我轻声招呼道:“老师!您好!不好意思打搅了!请问您一下,李爱梅老师在吗?”“哦!”她抬头看了看我,很温和而热情地答道,“她去开会去了,您稍等一会,要不您给她打个电话。”言谈之文雅诠释着一个知识女性特有的丰厚涵养。我轻步走到走廊边上,给李老师通了话,她说马上来,叫我稍等一会。不一会,李老师来了,她依然风姿秀逸,依然光彩照人,依然活力四射。寒暄之后,她问道:“是专门来拿书的?”“是的。”“好,我叫人把书拿来。”她拿出手机给她称为“唐丽”(谐音,若唐突佳丽,恕怪。)的老师打电话,叫她拿几本书来。片刻,唐老师来了,是一清秀可人的青年女子。她一进门就直夸我,“柴老师的文章写得真好”,把我羞得个脸红如鸡冠。可能因为书的分量较重,她原本白皙的脸庞被涨得有些红润了。她和李老师交涉完毕,李老师递给我两本书,我把书装进了袋中,然后说:“李老师,今天我请你们吃顿便饭吧!”李老师忙接过话头,热情而真诚地对我说:“您到我这里来了,还要您请吃饭?我请您吃饭吧!”她转头对唐老师说:“我们一起去!”唐老师说:“我请你们!”于是,我们一并下楼,去找馆子吃饭。

路上,李老师对我说:“我们不会喝酒,还是请个男老师来陪您喝酒吧。”我说:“好啊!”李老师拿起手机给三闾中学的黄曙光打电话,黄曙光说今天组织部有客人在那里,今天不方便,很抱歉。她又问我:“您认识李方模老师吗?上次你们一起去过洈水了的。”我这人记性太差,如果不是熟稔的人,过几天相遇又会形同陌路的。我随口应道:“认得。”她又和李方模老师联系,李方模老师欣然应允。李爱梅老师说:“我们到‘东方时空’去吧。”

我们缓步向“东方时空”走去。

“东方时空”是一家外面装修很豪华很气派的餐饮馆,里面有水池喷泉,高贵典雅。一楼的几间客房被屏风隔着,所谓屏风,实际上是一幅幅雕刻着或行或楷或草的书法作品,陈设古色古香,饶有情趣。我们在18号客厅坐下,这时,我心里打起鼓来:“看样子这是一家消费档次较高的馆子,而我口袋里又只有伍佰来块钱了,到时候结账如果差钱,挺相那就拐了!不到万不得已,我是绝对不会要李爱梅老师她们破费的,因为这是我主动提出请她们出来吃饭的。如果真的让她们埋单,那岂不是使小心眼,故意来蹭她们的吃喝来的?我欠下的‘债’就如穿棉袄游水,越背越重了。”

我们在里面坐了一会,有两位年轻人从门外走了进来,一高一矮,一瘦一胖。后面的高个儿清瘦,偏分头,挺有精神,儒雅洒脱;前头的矮个,身材敦实,戴一副眼镜,板寸头,国字脸,镜片后面的一双明亮的眼睛闪烁着睿智的光芒,他应该就是李方模老师,洈水之行还确实对他有些印象。李爱梅老师向我介绍着:“这位是李方模老师,后面那位是柳老师。”我迎上去和他们分别握手问好。李老师又向他们介绍道:“这位是尺八中学的柴太山老师。”李方模老师连声道:“晓得,晓得,久闻大名,久闻大名!”我忙说“惭愧!惭愧!”李爱梅老师又半真半假地微笑着说:“你们都是监利语文界的名人!”他们是,名副其实;若说我是,愧不敢当。“柴老师的文章写得很好。”李方模说。我真的有些疑惑了,他们今天是“下圈套”还是怎么的,总不可能“合计”在“蒙”我的酒喝吧?还没喝酒呢,我的头就有点晕晕乎的感觉,他们好像是“串通”好了似的,一个劲地“麻”我,我那可怜的虚荣心似乎得到了暂时的满足,旋即又如芒在背,浑身不自在起来。和他们博学谦逊的后生比较起来,我算哪颗葱啊!

我们的话题转到了前天在监利举行的语文盛会上来了,对当今语文界巨头余映潮老师的公开课展开了酣畅淋漓无所顾忌的讨论。李方模由衷地赞叹道:“大家就是大家,余老师他的开篇就是这么一句‘现在开始上XX课’,那种感觉就是不一般,如果不是大师级的人物,谁敢这样开场啊?”我想,方模当时的感觉是不是余老师的开课,就像被堵在窗外的阳光被一双大手大手忽的一下拉开了帘子,阳光哗的一声泻满一地一样啊。唐老师接着说:“余老师的讲课确实已达一般人难以企及的境界,几乎是达到了完美的课堂艺术境界。如果这样讲一节课两节课,或者说是一天两天,学生可能觉得还很新颖,效果还好,但是,如果时间再长些,兴许会让学生觉得很累很累。”也许是余老师的课堂容量过大,对学生的要求相对较高,使学生学起来觉得特别吃力,力不从心吧。从这点可以看出,唐老师佩服“权威”,但又不盲从“权威”,敢于质疑“权威”,敢于向“权威”发难甚至挑战,这种治学精神实属难能可贵!我就欣赏敬重这样的人!我往大里说,这些人应当是人类文化进步的基石吧!李爱梅老师说:“我对余老师说:‘您休都退了,可是您还在‘成长’啊!’”语言,的确是一种艺术,李爱梅老师这样评价余映潮老师,一指余老师即使人到暮年,但知识仍在积累,仍在不断更新,同时也暗合余老师越老越精神抑或含有返老还童的意思吧。假如你是余老师,这样的话你能不觉得熨帖舒坦吗?“余老师老了,”方模接着说,“我还清楚地记得余老师在我们监利讲第一节公开课时的情景,他那时满头乌发,容光焕发,风流倜傥,我当时还和他一起照过相呢,现在的他已是头发灰白了。”是啊,岁月催人老,谁能经得住时光老人的那把无形无影却又锋利无比的刀剑的雕镂呢?人的生命历程大抵相似,不同的是——人们对社会的贡献和价值相差迥异,有的甚至是判若云泥罢了。

不久,我们监利语文真正“大腕”级的人物——徐国喜老师也来了。徐国喜老师去年在洈水主讲的作文指导课“书写细节   感恩母亲”一课,至今记忆犹新,令我叹服不已。她很早就驰誉监利语文界,屡次获得教学比武大奖,是荆州市初中语文苑中的一枝奇葩!她落落大方,沉稳干练,秀外慧中,颇得统帅万马千军的大将神韵,极具领袖风范的阳刚之美。只不过一头披肩秀发剪成了齐耳短发,但是,当她谈到十多年前怀小孩剪过一次头发的经历时,一个“伢(aer连读,类阳平)”字具有浓郁监北方言色彩的漫长的尾音,却又把一个温柔似水对孩子充满至爱之情的伟大母亲的阴柔之美表达得淋漓尽致。始料不及的是,她竟然也说喜欢我的文章,并多次到过我的博客。我真的有无地自容的感觉!真个是羞煞老夫!

菜上好了,简朴实在。饭毕,我带着几分醉意,偷偷地跑到大厅问我们消费了多少,一问,才贰佰多元!天啊,我简直窃喜不已,俨然占了个很大的便宜,匆匆把账结了!

古谚有“白头如新,倾盖如故”之说,大概说,人,讲的就是个缘分吧。“倾盖如故”即谓有的朋友尽管初次相见,竟然会产生一种似曾相识神交已久的感觉,彼此双方都觉得现在的相逢是穿越时光隧道后的前缘再续。我又不觉想起秦少游的一首词——《鹊桥仙》中的词句:“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恋人如此,真正的朋友也如此,一次美丽的邂逅,也许就能直达彼此的心灵吧,他们还会去计较相逢次数的多少吗?

  评论这张
 
阅读(628)| 评论(6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