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太山

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年忧。(无才无德,不识圈子,不入圈子。乞恕!)

 
 
 

日志

 
 

变味的“信访”(随笔)(原创)  

2011-04-13 21:22:16|  分类: 嘶哑的歌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两件“信访”事件深深地刺痛了我!

与我交往了几十年的老友,很不幸,他去年得了尿毒症。他突然变得是那么悲观萎靡和憔悴,与健康时的他判若两人。去年,他光检查就花费了5000、6000块钱,接着服药治疗又花费了近20000元。两个星期前,他来学校找我,说病情不但没有好转的迹象,好像有所加重,说不定马上就要透析了,他说“我们来往几十年了,我是不是还没有求过你(帮忙)?”我点了点头。他说:“你在经济上帮不上我什么忙,我不怪你。你平时喜欢写点东西,你就帮我写个报道什么的,怕是见报后能有好心人帮我一把。”我很自信地答应了。他说:“看能不能还直接写个请示给荆州市委书记应代明,你经常上网,你这方面应该比我内行。”朋友是个正直、善良、热心而有责任心的人,并且,自1996年起,就一直在村委会工作,深得干群好评。当夜,我就上网找到了应代明书记的电子邮箱,直接写了一封信给应书记,如实反映了朋友的情况,请求上级领导予以重视,适当解决朋友的困难。

第二天,我打开应书记的回复,上面写作“操作错误”等字样,我以为那只是一个什么什么“秀”,也就把它忘了。

谁知两三天后,朋友告诉我,“你写给应代明书记的信有回复了。”我顿时还很高兴,他接着说:“只不过是作‘信访’处理的。”我问:“‘信访’怎么了?”他说,那东西已经转到镇里来了,镇里有的领导很不高兴。我仍然不解,镇里领导怎么就不高兴了,捏造事实诽谤他人还是怎么了?真是,朋友去年为他治病的事,三番五次请求政府解决,镇里就给了一个“低保”指标给朋友,说是“尽力解决了”。“低保”是什么,就是一个月给你一、两百块钱的生活补助,而朋友每月的药费就得接近2000元,这200元能为他解决什么实际问题,这简直就是在“哄小孩”!

前天,朋友再去求“领导”,“领导”说:“你不兴指望得什么救助了,什么也解决不了!我也还有病呢。”我看到朋友那绝望无助甚至有几分可怜的神情,我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我想:“这就是一个为党勤勤恳恳工作了15年的一个基层干部所得到的回报吗?不要说是一个呕心沥血为党效力的优秀基层干部,就是一个普通百姓向上级政府提出正当的求助,也不至如此啊!”

哦,我有点明白“信访”的“含义”了,它等同于给当地政府的“公仆”脸上“抹黑”“泼屎”,给地方政府“添乱”“捅娄子”!再回头想想那昔日“领导夫人”因上访被“人民警察”“狂殴”“饱揍”一顿,想想那臭名昭著的“安元鼎”来,不禁不寒而栗了!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好在老朽幸没“闯关”,距那“安元鼎”也还十分遥远,要不,老朽的这把骨头说不定早就散架了啊!

另一件事就简直令我愤怒了!

我们村有一片低洼地,名字叫做“小港湖”。小港湖地势很低,由于我们村地少人多,就被村民们开垦出来种上了稻谷,以缓解粮食紧缺的矛盾。但是,如果排涝不及时,小港湖几乎每年都有受淹的危险,所以,排涝就显得极为重要。现在,湖田周围的围堤由于年久失修,加之去年受大水浸泡长达月余,围堤几乎完全损毁坍塌,失去了拦截河水的作用。几位父老乡亲找到学校,请我帮忙写个请示报告,请求上级划拨相应的款项来修复加固围堤。“前人失脚后人把滑”,这次乡亲们把写好的请示呈给“最底层”的领导过目,并小心翼翼地询问,这是不是属于“上访”事件。领导只看了一下标题,就一把把请示甩在地上,气急败坏地说:“你说,这不是‘告状’是么子?前天开会说叫你们把小港湖包出去,你们死活不肯,这回又要打围堤,还打围堤?滃(方言,人、畜、庄稼等生物因水大而受淹)死你们都该的!”

后来,我终于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原来,今年由地方政府牵头,准备把近1000亩范围的小港湖承包给水产养殖商进行开发,以每亩150元的价格承包出去,期限为10年。但是,老乡们本来耕地就少得可怜,又加上没有其他稳定的经济来源,所以,这块湖田就成了村民们的“口粮田”,也是“救命田”,加上承包价格偏低,如果一旦承包出去,村民们连口粮也成了严重的问题,因此,部分村民高低不肯包出去。后来,负责此项工作的领导提出新的方法,就是按每亩地政府贷款300元,交给村民自己开发成精养池进行水产养殖。而把湖田铲成精养池总投入至少是数以万计,这300元的贷款顶个屁用!最后,三方不欢而散!

在这件事上,领导们究竟是怎么想的?怕工作麻烦甩包袱?真正在为老百姓“排忧解难”?其中另有所图?我不得而知!只知道,这种思路与村民们的利益是相冲突的!因为,这是一笔再简单不过的账:小港湖排涝问题如果解决好了,亩产至少可产1000斤粮食,而这1000斤粮食以去年1.20元计算也是1200元的收入,刨去所有开支每亩地至少可得700——800元的净收入。这就像做生意一样,“打来骂来,蚀本不来”,领导如此这般,其出发点是什么?你们到底维护谁的利益?到底又是替谁在说话?

本来,老百姓“信访”应是一条便捷的民意诉求的渠道,是领导了获取民众信息的一个真正的“窗口”,是联系干群关系的纽带,是上下沟通的平台。但是,它现在已经变味了。有的领导(且为数不少)把这种正常的上下级沟通交流的方式打上了给领导“抹黑”,给当地政府“添乱”“捅娄子”等烙印,继而给以冷眼,指责,封锁甚至报复,惩罚,那么老百姓的好的意见和建议永远得不到上级领导的接受采纳,错误的政风得不到及时的纠正和治理,底层百姓的疾苦也不为上级领导所了解,更不可能得到根本的解决。长此以往,民众与领导者之间就会形成“障壁”,而且愈见坚厚,最终干部群众之间完全被隔绝开来,形成两大尖锐的矛盾对立体系。这,不仅不利于当今社会的稳定,而且更不利于社会的长远发展。

“信访”,何时才能回归它的本质?

  评论这张
 
阅读(1202)|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