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太山

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年忧。(无才无德,不识圈子,不入圈子。乞恕!)

 
 
 

日志

 
 

险被误解冰封的美丽(散文)(原创)  

2011-11-21 00:57:00|  分类: 春山磔磔我亦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险被误解冰封的美丽

“杨思雨!你给我站住!你又搞什么鬼看?这时候才来!你,你,你要我怎么说你才好!”我简直是勃然大怒了,如果要什么修饰词语的话,什么“柳眉倒竖杏目圆睁”什么“河东狮吼”诸如此类的短语也许都难以形容我此时的状态,我岂止是有失“淑女风范”,我简直是“失态”甚至是“失控”了!那个令人头疼的鬼女生,简直非把我气晕不可!这是近两周来,我第三次亲自“逮到”她迟到了。看她走路装出的看上去很“酷”却很刺眼的一走一顿满不在乎的滑稽样子,我恨不得把她......我几乎是把她从教室门口生生地“拽”回办公室来的。

“你干嘛今天又迟到了?”我大声质问道。“干嘛,我还能干嘛,你们不是总是说我玩性大吗?玩呗!”她几乎连正眼都不看我。“好!好!算你狠!这次我不把你家长请到学校来,就算你狠!”“只管去哟,哪个怕唦!”我知道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路,我声调低下来,轻言细语地说:“你先进教室去吧,我往你家去一趟。”她的眼睛一霎那有那么一种温情闪过,欲有所言的样子,见我很沮丧,她一咬牙,头一扭,眼中含着晶莹的泪珠,走进了教室,一走一顿的样子似乎缓了缓,我还在心里说:“装!装下去!”

杨思雨的家的地址,我有个大概的轮廓——就在街道东区最里面一条狭窄偏僻阴暗潮湿的小巷子里,前面是高大的房子遮蔽着,似乎终年都很少见到阳光。

我边走边回想起前不久她来我班插班时的情景。她家的经济境况不是很好,父母长年在县城打工供他们姐弟俩上学。转学前,她父母把她带在身边,但后来不知怎的,她死活不愿到那所在县城小有名气的初级中学读书了,高低要回老家来读书,她说不回老家读书,她就不读了。父母拗不过一向性子执拗的她,只得迁就她,让她回来读书。她妈妈不知听谁说到我的班里好些,放心些,硬是要塞到我的班上来,软磨硬泡了好几天,最后实在碍于情面,我就把她收下了。但谁知这是一块十分烫手的山芋!她不光学习基础差,上课好讲小话,经常迟到,还有几分野性男孩桀骜不驯的个性,简直是十足的“问题学生”。班上好多男老师都把她没办法,打骂不得,说教不听,看见她就像臭虫一般绕路走。我也曾找她谈过几次话,但收效甚微。这次我真想和她家长敞开讲,给她来个快刀斩乱麻。想到这里,我肠子都快要悔青了,真不该逞这个能,草率地把她收了,这不是捉虱子到头上咬自己吗?有时,“好事”还是真做不得呀!

这样一边想,一边走,我终于来到了杨思雨的家里,但是,却和门撞了一脑,门上铁将军把门。我扣了几下门,又大声问几声:“请问,屋里面有人吗?”屋子里黑黢黢的,阒无人声。不久,隔壁一位大婶探出头来,热心地问我:“谁呀?你找谁?”“我是杨思雨的班主任,我想找她家里人了解一下杨思雨的情况。”那位大婶这时才从屋子里走出来,邀我到她家坐会。大婶坐下后,叹了口气说:“思雨啊,这伢作孽(我们这是指人可怜)啊!这哪是一个孩子做的事啊!她太乖了!”我问:“哪么哩呢?”“这伢刚去‘食盐’中学,成绩非好。”我说:“是实验中学吧您?”“我也搞不清是什么中学,我听他们这么说我也就这么说。”“您接着说。”“她开始成绩很好,门门成绩都是优秀。她爷妈高兴地咀壳都合不拢,逢人就夸他们的宝贝女儿。后来成绩慢慢就下落了些,她爷妈就拼命地骂她,打她,怪她不争气,说他们拼死拼活不都是为了他们姐弟俩。经常打骂,伢儿的心也就慢慢地野了。后来,就不愿到那儿读了。回来后,她经常到我这儿玩,经常帮我做这做那,心里乖巧,手脚麻利,真是一把好帮手。她悄悄地告诉我,她不是真心不想读书,她是看见爸妈在城里打工太辛苦,太下贱了,而在那里开销又大,读不起,加上奶奶年纪又大耳朵又聋眼睛又花,生活都难以治理,再加上她弟弟今年刚刚5岁,读幼儿园去了,丢在家里奶奶照看又不放心,爸妈一心挂几头,她说,自己一个女伢,读那么多书干什么,反正等弟弟一上学自己就要打工去的,帮爸妈挣钱砌屋,供弟弟上学。”我听到这些,叹息道:“我对她了解得太少了啊!”“她在家里什么事不做啊?简直就像个大人样!洗衣做饭,收拾屋子,带弟弟,送弟弟上学,接弟弟回家,帮奶奶洗床单晒被子,她奶奶又是个药罐子,今天不是打针就是吃药,隔不两天关节炎就发了,一发了就痛得惊喊,哪回不是思雨服侍地周到啊!真只亏了那个伢儿了!”“这不,今天她弟弟的幼儿园不知哪么的又提前放了,思雨又是接弟弟回家,又是送奶奶去打针,她还不肯定吃午饭了,可能又上学了,可怜的伢就像是抽陀螺!”我的心里酸酸的,似乎有一股热流在涌动,这样出色懂事的学生,不,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她几乎承受的是一个成人都难以承载的负荷啊!我竟然以为她懵懂无知,是青春的叛逆!我听完大婶的诉说,掩面连声道谢从她家里出来。

快到学校门口,我被一个熟识的家长叫住了,他问我:“你是思雨的班主任吗?”我一惊,以为思雨又惹下什么麻烦了,半天才缓过神来:“哦?哦!是的,是的!怎么?思雨又戳祸了?”他大笑,连声说:“不是!不是!她喜欢戳祸?不像啊,她很文静很懂事的。你们学校要大张旗鼓地表扬她才是,刚刚要不是她把那个小男孩轻轻地推一下,说不定那个小男孩会出大事呢,险些被摩托撞着了!她自己却在躲避的时候摔倒了,只看没摔伤不?叫她到医院看看,她说,不碍事,要迟到了,就忍痛上学去了!”我不由得叫出声来:“啊!难怪!”

我不由得一阵狂奔,飞跑到学校,叫出杨思雨,紧紧地抱在怀里说:“杨思雨,好思雨!老师......我......我错怪你了!请你原谅我,好吗,思雨?”她开始不知所错,见我真诚地拥抱着她,眼泪飞溅,竟然羞红了脸蛋,就像嫣然绽放的一朵春花。

是的,也许她是一枝俊俏无比的豆蔻,正在春风中摇曳着,怒放着!

  评论这张
 
阅读(29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