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太山

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年忧。(无才无德,不识圈子,不入圈子。乞恕!)

 
 
 

日志

 
 

秋阳高照(散文)(原创)  

2010-05-10 22:29:32|  分类: 春山磔磔我亦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阳高照(散文)(原创) - 柴太山 - 柴太山

        在十年前一个秋阳高照的日子里,大妹永远离我们而去了。

 

        大妹是个苦命人。年幼时,她经常闹肚子疼,有时疼得满地打滚,哭天喊地,汗如大豆,但不久又痊愈了。稍长,为了让作为长兄的我和弟弟俩更好地求学,她和小妹早早就辍学了,挑起了生活的重担,帮父母在地里忙碌,栉风沐雨,披星戴月,毫无怨言。

       大妹渐渐大了,小时肚子疼的毛病似乎也好了,脸上有了健康的红润,尽管她依然瘦弱,但是精力很充沛。我们农村有早婚的习俗,眨眼,大妹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大妹18岁那年,我父母就把她嫁人了。婚后两年,他们小日子虽然过得相当清苦——由于男方父亲早就过世了,孤儿寡母,相依为命,他母亲也好容易将一群儿女才拉扯大——但健健康康,也算顺顺利利了。有时,天道并不酬勤,苦难也并不因为穷人们的朴实和善良就不降临到他们的身上。那一年,大妹肚疼的老毛病又犯了,而且,比年幼时似乎更厉害,几天几夜疼痛不已,最后,只好上医院检查,一查,结果是“肝内胆管结石”且是“多发性”“泥沙性”的顽症!医生说,要想好得快点,最好是采取手术的方式,但是,手术后复发的可能性却很大。“救人如救火”,父母看到大妹痛不欲生的惨状,横下一条心:“做手术,早好早一天是一天!”于是,东挪西借,好不容易凑齐了手术费用就去荆州找一位熟识的医生动了手术,手术倒是还顺利,不几天,大妹便出院了。

     不久,大妹脸上又恢复了健康时的红润。我们一家人都舒了一口气,满以为大妹的灾难已经过去了。谁知好景不长,还没过两年,大妹旧病复发了。由于她身体极为虚弱,医生说再也不能动手术了,如果动的话,那危险性是相当大的。只好采取保守疗法,吃消炎止疼药,但是又药效甚微,妹妹有时疼得彻夜不眠,白天也不知怎么熬到天黑的。由于大妹常年多病,加之男方家境极为窘迫,已经快到揭不开锅的田步了,父母只好将妹妹接了回家,在家医治。那时,我已经转为公办教师并在中学教书了,但是家庭开销大,家属种地负担又重,加之我工资微薄,生活并没有得到根本改善,依然没有经济能力去帮助父母。父母勤扒苦做,节衣缩食,除去开支与负担,其余的家庭收入全贴到妹妹身上了,妹妹不是吃药就是打针,有时,还要买点鱼肉改善生活以滋补妹妹日趋虚弱的身子。星期日,我回家有时看到妹妹痛苦不堪的情景,不知陪她流了多少泪。

      有一次,我在办公桌上看到一封广告信,信上说:天门有一民间医生经过祖传数代的潜心研究制成了一种治疗结石的特效药,尤其对肝内胆管结石更是有神奇疗效。俗话说:“病急乱投医。”我把这一信息透露给父母听,父母也大喜过望,说,“买来试看”,我于是就写信函购,半个月后,药寄来了,如法服用,果然有点效果。我们一家人都欢喜不已。几个疗程后,妹妹的结石似乎好了,又开始有说有笑了,声音依然还是那么清脆,好听。

      大半年过去了,妹妹准备外出打工,她想挣点钱一是养活自己,二是想偿还父母为她治病而欠下的债务。在一个春雨瓢泼的夜里,妹妹又发出高一声低一声的呻吟,我知道,她的结石病又发了。那天刚好是星期六,我正好在家里,听到她痛苦的尖叫和呻吟,我简直心如刀割而又无可奈何。我起来和父母商量,决定等天一亮就去天门购药,因为,天门距我们这并不很远,如果顺利,当日就可返回,再迟也就是星期一准能返回,这样比函购要快得多。天蒙蒙亮,雨一直在下,加之,狂风一阵紧过一阵,炸雷一声响过一声,电光一道亮过一道,我毫不犹豫地穿上套鞋,撑起雨伞在父母的担心和叮咛中上了路。一出大门就是一个炸雷我在头顶“轰隆”一声巨响,我不由一惊,差点缩回了已迈出去的脚步,但是一想起妹妹在病床上因痛苦而脸都变了形的情景,便毅然决然地迈开步子,一头钻进狂风暴雨之中去了。好在那天诸事都还顺利,很快按信封上的地址找到了那位医生,拿了药,便匆匆往回赶,在天黑前回到了家里。一回家,母亲就接过药给妹妹熬了,妹妹喝过药后,很快就入睡了,不知是心理原因,还是药物效果,总之,是沉沉地睡着了,她好像觉得特别特别地累。几天后,我和弟弟还有小妹商议,决定明年下半年,等收了庄稼,手里积攒点钱后再把妹妹送到武汉或是长沙去全面检查并治疗,他们也都答应了,说是尽最后一次力!

     2000年翻过年来,大妹的病似乎又加重了,那种药已经没有任何效果了。妹妹本来瘦弱的身子变得愈加憔悴,手指像变了色的鸡爪一样,青筋暴露,脸上惨白,就像蒙了一张白纸似的,一点血色已没有了。母亲凄婉地对我说:“她搞不好活不多久了。”我于是经常去看她。有一次,我把朋友送给我的一盒燕窝补品送给大妹喝,她居然十分感激我,说,“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的补品。”看到她形销骨立却又高兴的样子,我脸上也装出很高兴的神情说,我也没吃过,说不定真的很好吃呢。一趁她不注意,我便悄悄地转过脸去抹那不争气的早已夺眶而出的泪水。那天,妹妹忙前忙后,硬是支撑着病恹恹的身子还给我张罗了一顿饭,谁知,这竟是她最后招待她亲哥哥的一顿饭了!

       八月末的一天,也正是桂花飘香的时刻,四叔打来电话,电话里说,我妹妹她怕是不行了,我请了假,心急火燎地赶回家里去,妹妹已经不会说话了,我紧紧握着妹妹尚有一丝余热的手心如刀绞,回想起妹妹饱经痛苦折磨的漫长而又短暂的一生,我不由得悲恸欲绝,失声大哭,泪如雨下!可是,任凭我怎么哭泣怎么叫喊,妹妹她连一点反应也没有了,就这样,大妹她带着痛苦带着磨难带着期盼带着留念永远永远地离开了这个曾经令她无比热爱的世界!

      我想到永生再也不能看见我苦难的大妹了,不由得再一次泪流满面......

      那年,她才32岁。

                                                                                                                                                          —— 写于大妹逝去10周年的日子

      

  评论这张
 
阅读(565)|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