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太山

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年忧。(无才无德,不识圈子,不入圈子。乞恕!)

 
 
 

日志

 
 

转身(小说)(原创)  

2010-04-21 23:29:46|  分类: 梦醉梦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沙洲镇计划生育办公室缺人手——准确地说是缺“打手”,因为,他们对计划生育对象时不时要“给点颜色看”,像拆屋、牵牛、抱被子的“武活路”经常在村子里上演。镇里刘政绩书记“慧眼识英才”,偏偏看中了教了10年民办,刚刚转为公办教师的李书生了,头天说好,第二天就要李书生背被子去镇计生办上班。

       竹林小学的校长也吁了口长气:“这个爹爹(diadia)终于走了!”

       李书生名字是庄雅,可人就是“蛮横”,教了10年的语文,“酗酒”的“酗”老念做“凶”,他又特别好酒,别人劝他:“你又喜欢喝酒,叫不把这个字读准!”他挭着红而粗短的脖子道:“老子要这么读,碍你么X事了?”他教书是混日子,上班有一天没一天,不是喝酒闲逛就是抹牌赌博,偶尔还兼点偷鸡摸狗的“营生”。开始,校长主任还说说,但是你一说,他就和你横,黑塔似的身子往你面前一挡,扬扬醋钵大的拳头,说:“你想哪么搞?”只好噤声,加上村里他伯伯当书记快30年了,手指丫巴长毛——老手了,到镇里跺跺脚,刘书记都腿软。人们自然拿李书生没半点办法。

       俗话说:“傻性命好。”李书生今年民转公考试,偏偏遇上了“救星”——在他座位前后,是同乡镇的老师,他前面的那个,据说是该乡镇老师中的王牌,功底甚是了得,而坐在李书生后头那个,只比这李书生芦席铺在地下——高了一篾片子,只能全靠李书生前面的那个老师“帮衬”,而直接从前面丢到后头去,又容易暴露目标,只好央求李书生做“中转站”,“吃亏”传递一下“情报”,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李书生乐得差点跳了起来,心里说:“天助我矣!”李书生人虽愚横但小心眼不少,纯一条九个埯的鳝鱼,他心里暗暗大喜过望,口里却说:“你们不搞得连累我了!”前后两个仁兄只好齐齐苦苦哀求“帮忙则个”。李书生装着勉为其难的样子答应了。所以,每场考试,李书生总是把自己的试卷抄得漂漂亮亮后,再递到后面去。考试结束,李书生竟被高分录取,一时成为笑柄。但是,考试只认结果,李书生还是“理所当然”地转成了公办教师。

       李书生跟刘政绩书记可谓前世有缘,两人臭味相投一拍即合,就像臭蛋碰到乱飞的蝇一样,整天粘在一起,加上两个身高差不多,长相都是一副猪肝色的砧板子脸,喝起酒来脸红脖子粗,嗓门特别大。于是,有人说他们两个“就像一姆妈养的”。李书生在刘政绩的身边鞍前马后,唯唯诺诺,俨然成了刘政绩的影子。

       五月的一天,在刘书记的“英明领导”下,李书生冲锋陷阵一马当先,拿下了竹林村的一个计划生育响当当的“堡垒户”,据说,那个妇女还是李书生家的没出“五服”的叔子的老婆——婶娘,可李书生硬是一顿拳打脚踢三下五除二地搞定了,他婶娘骂他是“畜生”,他却耀武扬威地说:“谁敢拦我的官路,我就断谁的生路!”中午,刘政绩为了表示对李书生的嘉奖,特地提出到城关去喝酒以示庆贺工作所取得的“突破性的成就”。

      于是,轿车一招呼,很快就飙到了城关。他们在步步高宾馆叫了一桌席,3800多元,什么野鸡鳝鱼蛇乌龟王八蛋,堆上堆下满满一桌,又拿了几瓶五粮液酒,喝了个稀巴烂,酒足饭饱后,刘政绩的舌头也调不转了,口中只喃喃道:“休息——休——休息——”李书生心领神会,他知道,刘书记说的“休息”就是找小姐放松一下。李书生准备叫服务员开个单间,然后再去叫个小姐来。谁知,刘书记摇了摇手,说:“这——这——冇——X味——另外——找——找个——刺——刺激点——的地方——去——”李书生哪里敢说半个不字,尽管他明明知道刘政绩已经醉了。

       李书生几乎是搀扶着刘政绩在大街上跌跌撞撞漫无边际地走,不知走了多久,刘书记突然想起要小便,但是他们一时又找不到厕所,李书生看见前面几十米远处有一条小巷,就说:“前面不远有巷子,我们就到那里方便去吧。”刘政绩点了点头。

       好容易到了小巷口,由于是正午,巷子里也少有人走动。他们朝巷里走了几步,刘书记忍不住了,在李书生的帮助下,扯开裤裆撒了起来,有一串尿竟撒在了刘政绩自己的裤裆上。

       “咯咯咯”他们忽然听到后面似乎有女子的笑声,他们转过头一看,原来这是条丁字形的胡同,前不远又是一个巷口连着,一个相貌姣好的年轻女子,看见两个大男人在前面小便,不好意思,正准备缩回去。

         “快,快——跟上——”刘政绩如同猎狗发现了猎物一般,命令李书生道,他的酒似乎一下子醒了一半。“刘书记,那,那你呢?”“不管我,你——你快去就是!”李书生果真丢下刘政绩,快步向前撵去。只撵了几步,他清楚地看见那个女子折进了一家发廊,他再往前走几步看清了那招牌——“颜如玉发廊”,他知道刘书记要捕的猎物很快就要得手了。他迅速返回,高兴地告诉刘政绩道:“一只野鸡,就在前面‘颜如玉发廊’里。”刘政绩听了,兴奋地抹了抹酡红的脸,连连说:“好,好,我马上就可以又尝到‘野味’了!”

       他们很快跟到“颜如玉发廊”,他们一进门一眼就看见刚才碰到的那个女子,正斜坐在长椅上津津有味地向她跟前几个衣着暴露打扮妖冶的女子谈笑着,看见李书生他们进了门,还朝她的几个同伴使了使眼色“就是他们”。“哟,二位帅哥来了,稀客稀客,来,来,来,喝茶!喝茶!”柜台里走出一位淡妆短发的青年女子,一看就知道是店子里的老板娘。旋即,有一个姑娘端上两杯泡好茶叶的茶来,茶香幽幽地从杯子里飘出来。

       他们两个在沙发上坐下,李书生看了看,店里连刚刚打招呼的女子一共是7个女子,除其中2个看上去有近30岁外,其余似乎都只在20岁左右且长相都不差,特别是刚刚在巷口碰到的女子,更是水灵动人。刘政绩自从进门后,眼睛就一刻也没离开那个女子过,李书生也不由得多看了几眼。那女子身材高挑,一袭白色短裙,裙子刚好盖住大腿,小腿白皙而又丰满,整齐的糯米般的白牙,小巧玲珑红润柔嫩的嘴巴,鼻子笔挺,竟有几分欧洲美女的神韵,眼睛乌黑发亮而又含情脉脉,双眼皮,两道眉毛又黑又细又弯又长,鹅蛋形的脸蛋白里透红,红里透粉,一笑还有两个迷人的酒窝,乌黑如青云的头发披在肩上,一如飞泻的瀑布,整个就一天生的尤物!

      “怎么?你们都看上我们小红了,是吧?你们还真识货!小红不仅长得美,她年纪还小着呢,刚满18岁,才高中毕业。”老板娘不无自豪地夸耀道。刘政绩好像变得痴呆了似的,一言不发,看得那个被叫做小红的姑娘都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老板,你既然这么喜欢我们小红,就叫她给你按个摩吧,包你爽!”老板娘挑逗地对刘政绩说。这时,刘政绩似乎才清醒过来,口里忙说:“哦,哦,好,好!”

       “我们张老板,不按荤摩,只按素摩。”李书生向老板娘说道,因为这毕竟不是什么好事,并且,在这种场合刘政绩是不允许他叫刘书记的,且姓也不能叫真实的,规矩他是知道的。“这个我知道,你们都是‘正派’人!”老板娘把“正派”两个字,似乎咬得特别重,李书生再苕他也知道老板娘是在嘲弄他们,不由得闹了个脸通红,好在他黑,不是很明显看得出来。

       “那就去按个素摩去喽!”老板娘又笑眯眯地对刘政绩说,“小红,走,先领这个张老板去按个摩去。”小红果然起身来到刘政绩面前,娇柔欲滴地说:“老板,去吧......”刘政绩立即起身着魔般地随小红走上楼去了。李书生为了刘政绩的安全,他也随他们走上楼去。他这时突然很想去趟洗手间,他实在是憋不住了,其实他内急已经很久了,只是他考虑刘政绩的太多,以至于忘记了他内急的事,他于是从他们的房间前进了里面的卫生间。

      他在蹲位上只蹲了一会儿,就听见里面窸窸窣窣的脱衣声,不一会嗨哧嗨哧的喘息声和咿咿唧唧的呻吟声、床板被撞压的吱吱声饿猪吞食般的咂咂声交汇到一起,李书生的下面霎时也像火一般地燃烧起来。

       突然,过道里似乎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李书生暗想:“坏事了!”他迅速擦了屁股,裤子还没来得及捋上来,屋里闯进几个人来,他们撞开了刘政绩他们正在忘形寻欢的房间,大声喝道:“把衣服穿了起来,跟我们到公安局去!”原来是公安局的便衣警察在执行“扫黄打非”的任务,把欲仙欲死的刘政绩他们逮了个正着。

       屋子里光线很昏暗,刘政绩哆哆嗦嗦穿上衣服,战战兢兢地小声哀求警察道:“我......想......上趟......厕所”其中一个警察说:“快去!”刘政绩机灵一转身进了卫生间,一进去,就示意正在里面打颤的李书生和他交换衣服,李书生知道他的意思,刘政绩是想李代桃僵。李书生二话没说,转眼就换好衣服假装着比刚刚还颤抖得厉害的样子,身子像筛糠似地走出了卫生间。

       警察看也没看,押了小红和李书生坐上警车向县公安局疾驰而去。他们前脚一走,刘政绩后脚就从卫生间溜出来,丢了300元到柜台上的一个青年男子,心有余悸地打的回到了沙洲镇,迅速筹到一笔款子,到县公安局交了5000元的罚款,把李书生从县公安局领了出来。

       下半年人事调整,刘书记因计划生育工作“出色”提拔为管农业的副县长,而救了他一命的李书生则顺理成章地坐上了沙洲镇管教育的镇长宝座。

  评论这张
 
阅读(329)|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