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太山

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年忧。(无才无德,不识圈子,不入圈子。乞恕!)

 
 
 

日志

 
 

坎(一)(纪实)(原创)  

2010-12-16 20:38:47|  分类: 春山磔磔我亦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很多原因,我想离开工作了整整10年的如日中天的红庙中学。我知道,前景也许黯淡,只是没有考虑到后果竟然是那么糟糕罢了。

       2008年荆州市中考一结束,我就开始为调动而奔波,我想调到尺八中学去。

       6月26日傍晚,我来到尺八中学冯万民校长的家里。冯万民校长是我们陶市人,并且年龄和我仿佛。以前我在别的地方工作时,就听到一些关于他的掌故轶闻。据说他人很聪明,教学上是一把好手,曾经也有过不俗的成绩。此前,我和他打过有限的几次交道,并无深交。从我所听说的关于他的掌故轶闻看,我以为他是一个诙谐豁达开朗睿智重情而有点不拘小节的人。

       关于调动的事,我们偶尔一次一起喝早酒时,我曾轻描淡写地提起过,我说:“老冯,我想到你手下当兵,不知行不行啊?”他也半真半假地问我:“你在那儿搞得好生哒,到我这儿当么X兵啊,我们这的待遇又不好?”我很随便地说:“日他的,我们还是一块儿的不?亲不亲家乡人不?”他哈哈一笑:“好啊!”当时,我还真的不愿来,因为红庙中学的效益还是很不错的。

      这次来求他,是真的想调到尺八中学来,我已经厌倦了原来那儿的环境。

      进了冯校长的门,寒暄坐定,我就开门见山地对老冯说:“冯校长,我上次和您说的事,您没有忘记吧?”

     “哪么得忘记呢?”

      他接过话头又问道:“你真的想过来?”我点点头。

      “你为么事想过来啊?”

      “在那儿呆久了,感到腻烦,想换个新环境呗。投奔到您的麾下,还不是想为您效力?”我说,“您对我也许还不是很了解,但是我对您还是有所了解的。您在教学上是久负盛名的风云人物,我这人就是佩服有才能的人!我在那儿不是说屈了我,但是,人各有志,我不想在那儿继续待下去了,人还有自己的选择权嘛。古人说‘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侍’,我虽然不是什么良贤之才,但可以尽力而为不?”

       他沉吟片刻,说:“既然这么说,你下学期就过来吧。可是,不搞得到时候你们老龚说我老冯刁了红庙的骨干教师,挖了他们的墙角啊!”“哪里!你这是在高抬我!”他笑了笑说:“不过,你来了要准备吃亏啊,这里班主任很多人都不愿意搞,是很吃亏的事,待遇又很低,我们学里的校委会的,很多都是既是校委成员又担任班主任工作。我打算先交七年级的一个班给你带。你是搞过班主任的人,轻车熟路,只要吃的亏,冇么子搞不好的。这事就这么定了。”我痛快地答应着。霎时,我觉得心头悬着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我兴冲冲地骑着摩托回去了。马路上的路灯亮了,放出淡粉红色的光辉,夜风吹拂在我的脸上,觉得十分的凉爽,就是平日看上去相当讨厌的小街上漂浮着的雾霭似的浮尘,这时看上去也似乎很亲切了。

       转眼到了8月26日,我们这学校都相继开学了。我还没有接到尺八中学要我上班报到的通知,我心急火燎地赶到冯校长那儿去了解情况,暗暗想道:“难道发生什么变化了?”

       找到冯校长一问,果然如此。冯校长告诉我:“组里(镇教育组)的通知下来了,有三个老师的调令,但是,没有你的。你是不是组里关系没有走抻(走顺畅,疏通关节)?”“组里还怎么走啊?”我很是疑惑,“尺八中学接受,红庙中学放人,不就是了?”“没有你说的那么简单。你去看看组里的领导。”组里原来的组长(镇教育助理)因为种种原因已经退下来了,新接任的组长恰好是原红庙中学的校长龚振华同志。他与我的瓜葛我怎么也没预料到竟是如此久远。我只好硬着头皮去找他。

       我来到龚振华的家里,他虽然是我的垂直领导,但我们是中学同学,并且他也是陶市人,同是民师出身。直呼其名也没什么,我想。

       “老龚,我想调到尺八中学去。”我单刀直入地说。

      “你就到红庙还搞两年,现在红庙效益还则是,再说,你现在也是要钱花的时候,等形势好哈了,再调到尺八中学也不迟。”他的言辞中肯,也看不出是有意作梗。

      “我不想在红庙中学搞了,我在红庙搞了这么多年,功劳苦劳都不说,谁把我老柴当了个什么人?我沾了那个么光?”

      “现在尺八中学又不缺少语文老师,他们差的就是数理化老师。”

      “他们缺什么老师那我不管,反正他们是接受我了。”说罢,我就走了。

       我怕尺八中学调不去的话,红庙的课还是不能耽误的,并且,尽量不要走漏了风声,到时候调不成的话,不搞得“州里误哒城里误哒”,还留给人笑柄。我马上匆匆忙忙赶回红庙中学上课,参加家属安排的会,并争取到家属进小食堂做事。

       29日,尺八中学和我要好的一个朋友告诉我一个极为不利的消息,说,学校的课都已经安排下去了,但没有安排我的课,更没听说安排我当什么班主任,我隐隐感到事情有些不妙。

        好容易盼到尺八中学的通知!30日下午,尺八中学的老师给我打来电话,要我迅速去那儿报到。

       我再次找到冯校长,并衷心感谢这次调动中他给予我的无私的帮助。完了,我问:“我的课是否安排了?”冯的表情显得有点冷淡,说:“具体情况我不大清楚,你去问问分管教学的学校领导,看他给你安排什么课没有。”

       我又来到分管教学的赵应红校长的家里,他们夫妻俩原来在陶市中学教过,我以前去陶市中学玩时,也经常看到他们,尽管没有什么深交,但面孔还是很熟悉的。我进门热情地和赵校长他们打过招呼,然后就问看给我安排什么课程没有。赵校长显出很为难的样子,说:“我们学校的老师本来就有多的,你看现在课都安排下去了,有的老师连副科(即政治历史地理生物之类的课)都没得带的,真是没办法安排,再说,你也来迟了,现在,课已经都开始上了。我们也没办法。你还是去冯校长那儿看有没有其他合适的事做吧。”

       我很是沮丧!我疑惑不解:我虽说不是什么骨干教师,至少在红庙中学还可以带初三年级的语文吧,并且,我来之前,红庙中学有关领导还表态说,你只要还愿带初三年级的其他副科,我们都会考虑,尽量满足你的要求。但是,我调到尺八中学不说带初三的语文,就是副科也没有带的。原来,我哪棵葱都不是!我过于相信了一些人的话,我太天真了!

       我回到冯校长那儿,向冯校长说明学校的课程安排情况,请求他安排我的事务。他想了想说:“万一冇么事做,你就到后勤食堂去帮忙吧。赵飞平老师会指导你去做哪些事的。”

      我一听,顿时就像霜打的茄子冷了半截腰!我有一种强烈的被捉弄感觉!我的心在流泪!

      我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这就是我费尽周折所要的结果吗?不!不是!绝不是!”

  评论这张
 
阅读(635)| 评论(5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