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太山

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年忧。(无才无德,不识圈子,不入圈子。乞恕!)

 
 
 

日志

 
 

洈水,洈水(二)——奇哉,颜将军洞(散文)(原创)  

2010-11-06 23:58:27|  分类: 春山磔磔我亦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奇哉,颜将军洞(散文)

                                                                                 


       

       10月28日下午四时许,我们游洈水。

       因为诸多原因,我们的游览实际只有两个节目:“畅游洈水湖”和“观颜将军洞”。

       说实在的,我对游洈水湖兴趣淡然。尽管,当代诗人李传锋曾写过咏颂洈水的诗篇:“莺戏碧水底,鱼翔白灵空。欢歌逐笑语,人没画卉中。”,从洈水湖畔放眼望去,委实也是“湖中有岛,岛中有湖”,甚至夸张地说,是山水相融自然景观的杰作和典范。可是,我对洈水依然没有多大兴趣。因为,我常年生活在有“百湖之乡”美誉的监利,可谓“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洈水湖,论清明澄澈浩渺壮阔根本与故乡的老江河不可同日而语;论湖中小岛的气势与一江之隔的岳阳奇观君山岛的“遥望洞庭山水色,白银盘里一青螺。”相比更是黯然失色;”湖中有岛,岛中有湖”的景观与摇曳多姿的千岛湖PK的话,洈水湖,你最好“到一边凉快去”!

       我坐在如我们这儿常见的渡船也似的”游轮”上,望着碧波荡漾广阔空旷的湖水,连一点雅兴也没有,只为青冢似的小岛边漾着的金黄小灯笼感到淡淡的惋惜。于是,我只凝视着湖畔青翠连绵的山峰向远处铺去,犹如叠涌的碧波,一浪高过一浪,直到与悠远深邃淡蓝的天际溶为一体,我的思绪也洇在那片天地里......

       约半个时辰,我们弃船上岸,驱车至颜将军洞。

       我们一行到得洞前,只见小块平地上矗立着一尊石像。石像是一身披铠甲腰佩宝剑的古将士形象,他昂首挺立神情端庄凝重,栩栩如生。这便是颜将军雕像。据传,颜将军是古巴国时的一位将军,曾在此洞中屯兵数日,后率兵出奇制胜,后来,他认为此洞乃其福地,仙逝后便与夫人一并身葬此地。

       洞口有泉,如银,如玉,如练,飞泻而下。入洞数步,只见昏暗的洞中一晒簟大小的空地上,有一喷泉径直向上喷射泉水一丈来高。其泉始不盈握,至顶也不过一筛盘大小,若披散之穗状,徐徐洒落,若晨雾,若暮烟,若飞霰。喷泉旁有一道不甚宽阔的溪流缓缓流过。

      这就是我们即将泛舟的溪流。

洈水,洈水(二)——奇哉,颜将军洞(散文)(原创) - 柴太山 - 柴太山      在艄公的安排下,我们有序地登上了预先准备好的小船,沿溪流游赏山洞。每叶小舟仅能容八名游客,两两并坐在隔板上的横木上,艄公在船尾,先上到小船的游客,由于船太小,以致船身剧烈摇晃起来,大有倾覆之势。艄公便嘱咐道:“不要怕!坐稳当,莫晃动!”我们坐好了,艄公便轻轻地划起桨来,小船便在湉湉的溪水中缓缓地前进。

       在我们的左侧有一条弯曲的小道傍着溪流而上,石道边有铁链护栏,护栏或是石壁上挂着许多光线不是十分明朗的五颜六色的小灯,有的甚至亮在溪底,更增添了山洞梦幻般的色彩。我们便在这梦幻般的色彩中尽情地欣赏这梦幻般的景观。这洞忽而狭窄忽而开阔,忽而高朗忽而低暗,而山洞顶端和两旁的岩石则姿态万千,变幻无穷了。真是一步一奇景,一桨一洞天啊!洞中的山石,有的一层一层,像从天际席卷而来的波浪,有的像狰狞的巨兽张开的大嘴而露出的锋利牙齿,有的倒坠着如冬天屋檐下的冰凌;有的硕大平坦像是美人鱼刚刚梳妆打扮的梳妆台,有的光滑如镜,有的起伏如襞,有的石头表面上却像是夏天的土路上,下过数点暴雨后留下的坑坑洼洼。这些奇岩怪石无不叫人连连叫绝,叹为观止!“注意!”艄公一声大呼,“身子伏下!”原来,小船已然来到山洞最低矮的地方,前头的几个旅伴的头险些碰着了锐利的石头。然后,我们迅疾尽量平伏下身子贴在船舱里,一动也不敢动。一时,我们的身上仿佛感觉背负着巨石,一种巨大的压抑感直逼我们,似乎令人有一种窒息的感觉。我蓦地想起叶绍钧先生的《记金华双龙洞》来,叶老在文中写到的“我又感觉要是把头稍微抬起一点儿,准会撞破额角,擦伤鼻子”,双龙洞也许不过如此奇险罢了。过了洞,水流似乎愈加清洌,人们能清楚地看到溪底,溪底全是石头,不过不是柳宗元笔下的“全石以为底”,然而,山石“为坻,为屿,为嵁,为岩”之貌赫然可见。水中没有水草摇曳,也看不到游鱼,一尾也没有,哪怕是一只小虾,这不免叫人从心底里发出一声低低的惋叹。当然,镍币或是别的垃圾也没有,溪水宛如童真的心地一般的纯净。“啊,柴老师!你摸摸这水看!”我身后初认识的朋友对我说。我把手探进溪水中去,水凉凉的,既无砭骨之寒意,也无处子的手之温润,我想,这大抵因为此水非谓之“神泉”的将军岩温泉吧。

       溪流尽头,便是颜将军夫妇的墓。当然不是真正的墓,只是钟乳石形成的一大一小的两个突出的外表密封的空洞而已。导游小姐说:“看,这就是颜将军夫妇的墓地,”她指着那两个形似孕妇突出的肚子的山石说,“你们只要敲打一下,它就会发出声响。”站在她身边的一位老师真的用手敲了敲,但是,没听见明显的声音,导游说:“你敲轻了。”另一位老兄于是干脆挥起手中尚未启封的矿泉水瓶向颜将军的“墓”上用力叩击,果然里面传来“訇訇訇”的响声,导游小姐笑着说:“你的敲得太重了,你会把他们吵醒的。”惹得我们大笑起来。

       当导游引导我们从人工隧道走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是晦暗了。在淙淙的瀑流声中,我们意犹未尽地踏上了归途。

      

  评论这张
 
阅读(364)|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