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太山

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年忧。(无才无德,不识圈子,不入圈子。乞恕!)

 
 
 

日志

 
 

洈水,洈水(三)——追寻那丛篝火(散文)(原创)  

2010-11-26 21:43:17|  分类: 春山磔磔我亦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过去快一个月了,洈水湖畔的那丛篝火却还一直熊熊燃烧在我的心头......

      10月29日晚7时,洈水湖边大岩咀中学操场主席台前燃起了两丛一人来高的篝火。篝火噼里啪啦地燃烧着,火苗像金色的飘带,金黄闪亮火星随着火花飘向半空,瞬间就消逝了,但星星点点,连续不断,就像燃放着的礼花,煞是壮观。随着《好日子》明快欢畅柔媚的曲调响起,由荆州教育研究院王佑军院长亲手策划的“相约洈水篝火晚会”也正式拉开了序幕。

       《好日子》是由大岩咀中学九年级女生编演的一个集体舞蹈节目。她们身着大红的民族服装,柔曼的舞姿,高挑的身材,如花的笑靥,伴随着优美的旋律,她们忽而簇拥着如同花蕾含苞,忽而徐徐散开犹如鲜花绽放,忽而行列整齐犹如天际的一抹红霞,忽而手臂轻摇宛若徐风掠过清波,让人遐想万千如痴如醉,她们淋漓尽致地演绎着“今天明天都是好日子,咱逢上了盛世享太平”的丰富的内涵。晚会的气氛如同酿了两三天的米酒渐渐地浓烈了起来。

        一个女教师用她甜美的嗓音演唱起《梦里水乡》,在轻松浪漫的歌声的诱惑下,有爱好舞蹈的老师忍耐不禁牵着自己的舞伴滑入“舞池”——实际上就是预先在主席台前留出的小块空地——跳起舞来,舞台上灯光的忽明忽暗,增添了几分梦幻色彩。两对,三对......步入舞池的人多了起来,舞池便渐渐显得有点拥挤了,舞蹈的人都快施展不开手脚了。看着那一对对舞者不断地穿梭,回旋,心头不由生出几分遗憾和慨叹:毕竟韶光已去青春不再,毕竟生长于穷乡僻壤,未曾见过世面,更不稔“舞术”,自然空余嗟叹,回头一想,即使青春年少,即使舞技娴熟,又未必有舞伴靓影相伴相随。看着,看着,眼前的簇簇身影,晃得我的眼睛都有些模糊了。

       人们似乎有点忘情了,尽情地歌着,舞着,谈着,旁观的人时不时为歌舞者呐喊几声喝彩几声。当一个长相儒雅潇洒的男子引吭高歌《心在跳,情在烧》时,也许是他的“情”过于炽烈吧,竟然一下子把电路给“烧”断了,操场上霎时变得异常昏暗,只有台侧的那篝火燃烧的彤彤火光还映照在周围人的脸上,身上。

       电工师傅忙去抢修电路故障,而那些围在篝火四周的人,尽管场上人影团团,人声唧唧,但人们似乎耐不住那种没有歌舞的寂寞,紧紧围坐在篝火旁谈笑着,嬉闹着,还有些孩子在外围追逐着,兴奋地尖叫着,欢笑声如同洈水湖的波浪向夜色里荡去......

       我们监利的老师大都围在主席台左侧的那堆篝火旁边,很多年轻女老师的脸上被火光映照得如三月盛开的桃花,那些年轻的男老师个个英俊挺拔,一如春天生机勃发的白杨,我端坐其中真如一棵毫无生机的古柳,我不觉想到欧阳修《醉翁亭记》中的“苍颜白发,颓然乎其间者”的句子。“我们一齐围着篝火跳个舞吧?女老师拉着男老师的手!”不知谁提议道,“好啊!好啊!”人们热烈地响应着。人们这时都站起身来,手拉着手。我还愣在那儿,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正犹豫着,有人又朝我喊道:“快来啊!”我只好向已经牵起手来的人圈走去。由于,以前很少和本县的语文老师一起参加这样的活动,加之现在都是年轻人主导潮流,所以,我见到的几乎都是陌生的面孔,甚至我们此行的头儿李爱梅老师也还是在昨天才认识的呢。这时在末尾的刚好是一个身材匀称个儿偏矮的一个女生,她热情大方地伸出她的左手,我连忙走上前去轻轻地握着,她小巧的手掌是温暖的,握着她宛如握着一方柔软的绸缎。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这时也向我这边走来,因为我已经排在了队尾。火光下,只见她扎着一条尺许长马尾辫,瓜子脸,走到我跟前却没有径直来拉我的手,神情犹疑地打量着我,就像一只来到溪边饮水的小鹿,睁大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略带惊惶地向有动静的地方望着,也许她正在思量,她是否碰上了灰太狼了呢。我的左手伸也不是不伸也不是,处境有点尴尬,我真担心她会转身离去,那我的老脸可就丢大了。阿弥陀佛!好在,她最后似乎感觉并没有什么危险,还是走上前来,小心翼翼地拉住了我的手。她的手指纤长白皙,《诗经.卫风.硕人》中描写美女的手臂肌肤“手如柔荑,肤如凝脂”的诗句,大抵描写的就是这样的手吧!她的手心却很凉,很滑,就像颜将军洞里的溪水。这不觉让人生出那般“我见犹怜”的淡淡的怜意。人圈围起来了,人们围着篝火,轻快地跳跃,喊叫着,欢笑着,人们似乎彼此能感觉到血管中涌流的血液和胸膛中的那种砰然心跳。有人领头唱起了《草原之夜》:“美丽的夜色多沉静,草原上只留下我的琴声”,歌声一起调,众人也都跟放声歌唱起来,“等到千里冰雪消融,等到草原上送来春风,可克达拉改变了模样,姑娘就会来伴我的琴声,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我尽管五音不全,尽管嗓声粗糙得像砂布在砂轮上摩擦,尽管我平日也觉得唱歌几乎会“要别人的命”,但是,我似乎被他们的那种恣肆的激情所感染,也不禁放开喉咙吼起来,那歌声仿佛是古老的地穴传来的古怪的风声,让人听了觉得怪异搞笑,我却浑然不觉。此情此景,我蓦地想起中学时代的一个突然停电的晚自习,坐在我前排的那个漂亮的小姑娘边敲打着金属文具盒打着节拍,边轻轻地哼唱着《草原之夜》,“美丽的夜色多沉静......”声调尽管压得很低很低,但她的歌声圆润甜美柔媚,充满着无穷的魅力,歌声仿佛把我带到了辽阔无边的草原上,明媚的月光下头发蜷曲轮廓分明的维吾尔族的小伙子正坐在草地上拨动着热瓦甫,深情地唱着那首广为流传的曲子,而在小伙子的身边则偎依着一个美丽的姑娘,她睁大如星的眼睛深情地望着她的心上人,眼睛里充满对美好爱情的憧憬和向往......而彼时窗外月色溶溶,蛙虫呱呱,夜色是如此的宁静美好,我沉浸在这种美妙的梦幻里。

       又过了一会,电路修通了,操场上又是灯火通明,演出继续进行。伴随着《草原蓝》节奏翩然起舞的好像是监利的三个女教师,她们的舞蹈动作整齐优美而流畅,站在我前面的一个女生也随着节拍轻轻地抖动起柔软的腰肢,我很是诧异,问道:“你也会?”她向我微微一笑,道:“那是广场舞。”我不解:“广场舞?”“就是很多人都会跳的那种,类似健身舞。”哦,我明白了,这舞蹈原来就像款待宾客时临时应急端上的一盘狗肉一样,尽管平时上不得宴席,但是味道还是十分可口的。

       当一个雄浑的男高音唱起《再见了,大别山》的时候,我随着李爱梅老师他们一群人已经慢慢走出了晚会现场。

       至今,我只要一闲下来,就会想起那丛篝火,想起那场特别的晚会,也会想起那群可爱的天真浪漫忘情的语文人。我们也许要感谢那丛篝火,因为,正是那篝火作媒介让我们袒露了纯洁美好的内心世界,释放了激越奔放的豪情,回归到赤诚彼此信任的本质。换言之,篝火就是那夜精彩晚会的突破口,那么,生活又是不是艺术创作的突破口?冷静分析准确把握自己的优势,然后,不懈地为之奋斗,是不是我们人生获得成功的突破口呢?

      

  评论这张
 
阅读(325)|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