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太山

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年忧。(无才无德,不识圈子,不入圈子。乞恕!)

 
 
 

日志

 
 

亦师亦友张俊纶(散文)(原创)  

2009-10-19 22:17:52|  分类: 春山磔磔我亦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与张俊纶先生其实只有过一面之缘。

       那还得从《监利报》说起。《监利报》第二次与读者见面可能是在1998年,其时,我正在红庙中学任教。我在教学之余,尝试给《监利报》写点新闻散文之类的稿件,承蒙编辑们的厚爱,我常有豆腐块大的作品得以在上面发表。《监利报》犹如一片肥沃的土地,一时间文艺小卒若我等文化名将余爱民君、张俊纶君、许玲琴女士悉如野卉奇葩俱在这片土地上竞相开放,而当时《监利报》的主编正是张俊纶先生。

       大概是2003年春天的一个上午。天蓝如洗,绿野如画,鸟鸣如歌。我拿了课本正准备去教室上课,突然看见《监利报》的新闻采访车驶进校园,停靠在办公室傍的主道上,车门开了,走出几位文质彬彬的知识分子模样的人。走在前头的是一个身材不高但精力充沛,眉宇间洋溢着儒雅之气的青年男子。他稳健地走进办公室,热情得体地和老师们打招呼。片刻,他朗声问道:“有个很会写文章的柴太山老师在这里吗?”我忙不迭地应声道:“我就是。惭愧惭愧!”他主动地向我伸出热情的手,并自我介绍道:“我是《监利报》的张俊纶。”我很是惊讶:“啊!眼前的他就是在监利文化界享有盛誉才华横溢的张俊纶老师!”我忙说:“张老师好!幸会幸会!”他又对随行的一个年轻的工作人员温和地说:“把我的名片给一张柴老师吧,我们今后的工作还得靠他们支持呢。”他从那位小伙子手中拿过名片,然后把名片递给我。我恭敬地双手捧着,郑重地看了一遍名片内容,连声说:“谢谢!谢谢!”他又带着室外和煦春风般的笑容对我说:“这儿风景多好啊!真是个写诗的好地方!”我随口应道:“是的,是的!”可是,我知道我才疏学浅,根本写不好什么诗歌,更何况是在你饱学之士的面前,借我一百个胆我也不敢写呀。诗仙李白看了崔颢的《黄鹤楼》后尚且曰:“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有诗在上头。”何况我在张老师面前是十足的村夫野老一个,我知道,张老师的言语并无丝毫的讥讽之意,只是像志同道合的朋友倾心交谈似的,但于我而言,何尝又不是他对我的鼓励和鞭策呢?!上课铃响了,我要去上课了,我对张俊纶先生说:“张老师,对不起!我要去上课了,先失陪了!”他依然笑容可掬地对我说:“你去忙去吧。”我冲他点点头,感谢他的理解,拿起教学资料便匆匆到教室上课去了。下课后,我回到办公室,发现他们的采访结束了,已经驱车离开了。我心底突然升起一股浓浓的怅惘之情!

       我曾听说张俊纶君原先同我们一样,也是民办教师出身,凭借自己深厚的文化功底,很快就转成了公办教师,(今天看了张俊纶先生的系列散文后,方知此乃讹传。据推测张俊纶先生可能是上世纪80年代毕业于武汉商业学院——至此向读者博友及张俊纶先生深表歉意!2009.10.20.20:53)又因为卓尔不群的文学才华在监利文艺界崭露头角。《监利报》一复刊就迅速被有关单位借到编辑部任编辑,经过张俊纶先生和他的同仁们用智慧和勤劳的汗水浇灌《监利报》,《监利报》办得风生水起有声有色如火如荼,很快就成了全省县市级党报中的一枝奇葩!张俊纶凭借他独特的视角锐敏的观察力和如椽的巨笔写出了很多脍炙人口的力作,文学作品如《西湖的回忆》就富有浓烈的乡土气息,她向读者展示了一幅古朴深沉恬静优美的农村生活画卷,发表的当年就荣膺湖北省年度散文一等奖。张俊纶不仅是写作才华为人称道,他刚正不阿嫉恶如仇大义凛然的风骨更是令人钦佩不已!当时,监利县新沟镇上有一家顾姓老板开的酒楼,老板为了牟取暴利,每天夜晚在树林里用“天网”捕获数以百计的小鸟,烹制成卤食,人称“顾雀子”,引得许多生态观念淡薄而又求一饱口福的食客趋之若鹜,门庭若市。张俊纶得知后,经过明察暗访,掌握了大量翔实的一手材料后,毫不留情地在《监利报》上予以披露和抨击。他的文章具有强大的鼓动性和战斗力,人们很快转变了观念,而唯利是图的老板迅速成为众矢之的,人们仗义据理依法口诛笔伐,昔日的门庭若市眨眼就变为门可罗雀。张俊纶便成了监利文化人圈子里生态保护的排头兵,一时传为美谈。可惜的是,国家为了减轻农民负担把县市级的党报都砍掉了,自然如日中天的《监利报》也不得不紧跟大潮再次悲壮地谢幕,令人扼腕叹息!不久后听说,张俊纶先生由优秀编辑及作家转身成了监利县政府的一位官员,我们的联系也随之中断了。

      白驹过隙,十数载倏忽而逝。 前不久,我在网易博客中闲逛,无意中看到了张俊纶先生的博客,一口气拜读了先生好几篇博文,深感先生笔力比之昔日愈加明快,流畅,遒劲,雄浑。我从他的博文中了解到,他在政务冗繁的情况下犹笔耕不辍,且力作迭出,深感欣慰。我向先生发出好友请求,先生马上作了回复,令我激动不已。得知先生还在为监利文艺繁荣,亲自挂帅编辑出版监利唯一一本文学刊物《荆江文学》后,我又冒昧提出请求,让他告诉我向《荆江文学》投稿的有关事宜,他旋即给我回复,他的真诚热情又一次使我心潮澎湃!

        我和张俊纶先生尽管只有一面之交,甚至我们今日“纵使相逢应不识”,但是,我在内心却把他当成了我的良师益友,他的才华他的品格他的精神有如一盏灯火,照亮我那崎岖的路,温暖我那孤独的心!

  评论这张
 
阅读(910)|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