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太山

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年忧。(无才无德,不识圈子,不入圈子。乞恕!)

 
 
 

日志

 
 

往事月明中(四)(散文)(原创)  

2009-08-02 10:15:45|  分类: 春山磔磔我亦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面对现在学校惩罚教育的缺位,虚设和几近无效,我不由想起我在1986年当小学五年级班主任时所处理的一件事来。

       那时,五年级的学生大致和现在初中二、三年级学生的年纪相当,也是处于青春期萌动时期,很多青春期问题也就冒了出来。

       乡村小学的学生一般是本村的,也就是说,不存在寄读学生,学生午睡时都在教室里睡,睡在课桌凳上,有的学生干脆带张蛇皮袋铺在地上睡,在他们看来,既平坦又凉快,是再好不过的选择了。当然,很多年纪偏大个子稍高发育较好的女生就有点不好意思了,她们还是选择睡课桌凳,特别是条凳,又窄又硬,有时还在睡梦中从凳上摔下来,揉揉胳膊又悄悄地重新躺在凳上睡下来。

      有一天午睡课,有三个顽皮的男生,不知怎的怎么也睡不着,他们便溜到同班女生金莲、美凤、小梅(均是化名)睡觉的地方,在她们几个的脸上,胸脯等敏感部位做许多淫亵的动作,他们并没有触摸到,只是虚拟而已,但是,他们的所作所为早已惊醒了周围的其他男女同学,那些看到了的同学,便把情景告诉了几位被亵渎了的女生。教室里一时把这件事传得沸沸扬扬。午睡课还没有结束,她们几个受辱女生,就哭哭啼啼泪水涟涟地来到我寝室向我报告。我勃然大怒,恨不得把那几个家伙狠狠地揍他一顿,转念一想,这样,虽然让他们受了一顿皮肉之苦,但是没有从内心里给他们造成震慑,起不到教育的效果。

       我边想办法对付那几个顽皮小子,边安抚那几个女生,并且,把她们几个安排到我寝室里休息,我就扑在教室里的讲桌上打个盹。

       我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

       我故意好几天没去理那几个野小子,而是,拿着笔和本子,在班上调查了解事情的真相,把了解的情况,逐一写在本子上,然后还要“见证人”在材料上按了手印。那几个家伙可谓诚惶诚恐,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不可终日。等材料核实得差不多了,我才在班上宣布,那几个违纪(实际上已经是违法)的同学,由于所犯错误的严重性,我和学校已经决定将情况向上级主管部门反映,我们等候对那几位犯错误的同学的处理结论。

       时间又过去了10多天,那几个违纪同学心理能力承受也快接近极限了。在一节课上,我把事先写好并加盖了几个鲜红印章(实际是我们学校的校章,只不过盖了几次而已)的一张写了几行字的材料纸拿到班上,神色凝重地宣告,上级主管部门对那几位犯了错误的同学的处分意见下来了。接着,我郑重地向同学们宣读:“关于对毛河小学***\***\***\等三位的处理意见”结论先是简洁地概述了其犯错过程,然后说,为了起到惩前毖后的教育意义,鉴于这件事情的恶劣影响与性质的严重性,组织决定对这三位同学予以各人记大过一次的处理,“记大过”是怎么回事,对个人人生有什么意义和影响,我早在班上向同学们作了阐释,当然,明显带有夸大其辞之色彩,宣读的整个过程,教室里一直保持着肃静的气氛。

       这一形式给那几位同学内心造成了相当的震惊,起到了一定的警醒作用,也给其他同学,上了一堂生动的可触可感的法制教育课。

       事隔多年,昔日调皮捣蛋的那几个学生早已成家立业,生儿育女了,回想过去的那一幕,他们记忆了了,心有余悸,他们说:“那次,柴老师差点儿把我们吓死了!”这应该说给他们上了一堂真正有益于他们健康人生的惩罚教育课。

       现在一提到惩罚教育,有的教师就嗤之以鼻,不以为然,说,现在的孩子都知道他在干什么,可就是不听,只给他们一点皮肉之苦算了,也免得我们劳费口舌。其实,只要我们教师还记得对学生有惩罚教育这一形式,然后对症下药,这应该比简单粗暴的处理给学生带来的好处和影响要深远得多,我想。

  评论这张
 
阅读(399)|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