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太山

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年忧。(无才无德,不识圈子,不入圈子。乞恕!)

 
 
 

日志

 
 

往事月明中(一)(散文)(原创 )  

2009-07-26 10:05:45|  分类: 春山磔磔我亦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这篇东西也许不是太长,也许很长很长,长得我永远无法承载......

       我是1984年走上教师这条路的。那年,村里缺少民办教师,由于当时农家子弟如果想跳出农门,且没有太高的天赋的话,通过民办教师考师范变身成为“吃皇粮”的人,这也许是不错的选择。因为我们村里很有几个民师都从这扇门中跳出去了,他们可以算得上我的老师和挚友。

      那是1984年的夏末,父亲来到了我“工作”的“单位”——镇上唯一一家预制厂。其时,我正在那家厂子里干苦力活,调浆施水抬楼板,整天一身泥一身汗,当然,还有一身的疲惫和一身的无奈。那天,父亲穿着一件破了的玉白色衬褂,一条灰白色裤子,裤管卷着,一只高,一只低,戴着一顶破斗篷,来唤我,以商量的口气对我说道:“太山,大队(村里)招一个民办老师,你去考不?”由于当时想当民办教师的人太多,人们都眼馋地看到村里很有几个民办教师就这样转成了公办教师。“前头的乌龟爬开路,后头的乌龟跟倒来”,由于竞争者众,且关系复杂,于是村里只好决定以考试定胜负。我说:“我不想去。”父亲很是不乐意,说:“你去考一下。”“我不愿去!”“你是怕考不上喽!”父亲激将道。这是父亲惯用的手法,也许是我受益最深的手法了。“一年好多钱?”我不甘心地问。“半年(也就是一学期)50块钱。”父亲说。“我不去!”因为,当时我所在的那家预制厂,尽管是乡镇企业,但是效益还是很不错的,一个月可拿到50、60元钱,甚至80、90元也有的,就是最低每月也有40、50元,于是,我抗议。“你今天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由不得你!”父亲在我心中是颇有威严的,再说,当时我那几个朋友也都从这里出去了,对我来说,这多少还是有点诱惑力。于是,我不再坚持。

       第二天,我便来到了我们那儿的一所中学里的一间教室设的临时考场,成了我们村里30来个角逐者之一。那天,只考了语文和数学。我喜欢语文,那天的语文考试,我觉得很顺利,作文也似乎写得很顺手,文题好象是《最快乐的时刻》,我那天心情不是太坏,我假想了一个放鸭人勤劳致富的故事,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没有一点儿拖泥带水的感觉,正所谓“当止于所止”。数学我也尽力去做了,数学是我历来所头疼的科目,每次考数学我就如同度过一次劫难。总算是考完了,我饭也没吃,便匆匆回厂了,再说,我也没太在意,从心底里说,我还巴不得考不取呢。这也许是世界上最轻松的考试了——因为参考者居然希望自己考不取!

       两天后,父亲又来了,看上去很兴奋的样子。他告诉我,你考取了,语文80多分,(100分的卷面分)第一名。学校通知你去上班。事后,有人讥讽道:“柴太山能考取老师,还不是因为有一个当镇长的姑父!”几年后,我的民师考师范的成绩,有力地击碎了他们的诋毁和谣言!

       1984年的秋天,我踏上了那充满艰辛的三尺讲台。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