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太山

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年忧。(无才无德,不识圈子,不入圈子。乞恕!)

 
 
 

日志

 
 

再忆父亲(散文)(原创)  

2009-06-21 23:59:34|  分类: 春山磔磔我亦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不知道今天是父亲节,他也许根本不知道还有这个节日,我也不知道今天是父亲节,我印象模糊了,是早晨女儿给我发来一条信息,上面写道:“爸爸,父亲节快乐!祝您身体健康,长命百岁!”这才又一次唤起了我对父亲深深地回忆......

       从我懂事起,我就感觉父亲似乎总是终日劳碌着。农村实行土地承包责任制之初,由于家里经济拮据,买不起肥料,每到夏天父亲就拼两块门,扎成小木筏子,在河港里搅水草踩在水田里沤烂后作绿肥。这可是一件繁重的体力活!先是把水草一篙子一篙子搅上来洗净后堆在木筏上,水草在木筏上堆得像小山再也在不下了,然后,父亲就用担子把水草挑到稻苗刚刚转青的田头去,把草放在田埂上,再一把一把地把草抱到田里稻行间,用脚把水草深深地踩进泥土里。这还不能让草露出来,因为一旦草出了头,它就会在水田里疯长。父亲只要有空就去捞,有时候一捞就是一整天。父亲的脸上脚上被毒日晒得黑红黑红的,汗水浸透衣褂,裤子上满是泥水,衣领上布着厚厚的白霜,那是剧烈劳动后汗水的结晶啊!他身上的皮脱了一层又一层!他的皮肤又过敏,一沾水草就发痒,特别是有鸭子在水面上闹过,那腿上马上就起一块一块的小红疹,我知道父亲是奇痒无比,因为我看见父亲在吃饭时把腿上常常挠出血印来,并且会咬牙切齿地骂:“绝代的!”(我们这里是骂人的话)但是父亲从来没抱怨过谁。有时候,母亲不让他去捞,他就说:“哪搞来?我愿得?”有时傍晚,沟港里水已经被抽水机抽得很少了,村民们就三五成群地去河港闹鱼,搬罩的,扛罾的,提虾搭子的,挽着桶子的,背着篓子的,还有的干脆只穿一条裤衩,手拿串鱼绳的(那是擅长摸鱼的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呼朋引伴,蜂拥而去,好不闹热,场景蔚为壮观!父亲自然也是这浩浩荡荡打鱼大军中的一员,只是父亲不大擅长打鱼,多半是打几条像母亲取笑所说的“瞎了眼睛的鱼”,但父亲似乎并不太计较,好象重在参与似的。如果能打到几条有一筷子来长的大鱼,父亲就可美美地喝上一杯酒了,酒足饭饱后,哼几句我怎么也没听明白的乡间小调,这似乎是父亲最为惬意的时候了。冬天,别人一般都在家歇闲,他却还去挑塘泥,也是作来年的肥料的。现在,父亲搬到小镇上和我弟弟一家住在一起,也年近古稀了,但仍不辍劳作,和母亲经营着一块不小的菜地,整天不是挑水就是打药,再就是挑肥。有时天还没亮就把菜挑到集市上去卖,和在家种田比,轻松不到哪里去。我有时候就劝父亲歇歇,不要拼命做了,我们基本上都能自立了,不必要勤扒苦做了,父亲平静地说:“八十岁的婆婆砍黄蒿,一天不死要柴烧。不做哪么搞?”我说:“我工资是不高,你和母亲吃的我还是负担得起呀。”父亲说:“我得动还是做,不得动是没办法了。再说,你负担也还不轻,伢儿要读书,又还没砌屋。我还想为老三(我儿子)读书攒点钱。”父亲的话使我感到莫名地心涩,当然还有深深感动!

       父亲生活一直非常节俭。父亲穿着极其朴素,很少添置新衣服,在家种地时遇上丰收年景也是如此。当时我们还小,父亲就说,尽量让你们穿好一点;等到我们都成人了,他又说,你们的衣服还那么好就不穿了,丢了太可惜了。他就又捡我们穿旧了的衣服穿。去年,我舅舅家有喜事,他要去做客,母亲唠叨说:“你爹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他死舍不得穿。你看,他明天做客就穿那去,”母亲指指绳上挂着一件满是灰尘的已经很难辨出颜色的酱色呢大衣,夸张地说,“那还不把舅舅屋里的客都吓跑!”父亲嘿嘿一笑,似乎颇为自豪地说:“那蛮差?当时太山买的时候是一百多块钱,拿到现在要一千多了呢。”妻子说:“你去给爹爹买一件新衣服吧。”我们量好了尺寸,就去附近的超市买了一件200来块钱一件的夹克衫,款式颜色都很好,父亲试了试也比较合身,但他还是舍不得,找借口说:“我不喜欢有拉链的。”我们都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我说:“人家是打折的,不退钱,再换的话就只有更贵的了。”父亲见我这样说,也就罢了。父亲吃的也很简单。以前,他身体好的时候,还经常喝点酒,也不择菜,哪怕是咸菜盐豌豆都行,我和父亲不同,下酒菜非鱼肉不可。尽管他喝点小酒,但从不贪杯,喝醉的日子是少之又少,几乎没见他酩酊大醉过,他一再跟我说:“喝酒过头,不但不补身子,还会伤身子。你喝酒要老实注意!”现在,父亲身体不如以前了,又加上心室肥大的毛病,他索性把酒也戒了。父亲不抽烟,不抹牌,在我记忆里他似乎连一次宝也没押过(押宝是我们这儿最常见的一种赌博方式,一般是猜单双数)。他骑的那辆自行车是我20年前骑的,因为,他现在还偶尔回老家一趟,自行车是少不了的,那辆自行车已经可以说是世界上最简的自行车了,除了三角架衣架车轱辘外,再什么也没有了。我说,您要不换辆新的,他说:“这不是骑不得,为么事换?有钱了?有钱了也不能拿钱打鳖(方言是因赌气而对着干的意思)不?”我无言以对。

      父亲为人正直厚道在村里是有口皆碑的。父亲在60年代末70年代初,曾在村里担任过一段时间的会计,他的帐目有条有理清清楚楚分毫不乱。他从没想过揩集体的一滴油,沾集体的一点光,他不但不利职权之便为己谋利,就是村里其他干部也别想从他那儿走糊涂账,为此,他得罪过人,以至后来被别有用心的人排挤出来。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后来,村里都知道他为人正直,多次请他出来到村里任职,都被他一口拒绝了。他任职期间的帐本,一直保存了几十年,这足以看出他的自信和清白!父亲一生和土地打交道,但是,锱铢必较,自私自利的小农意识似乎很少看到。他事事处处与人为善,别人有事相求,他会满口应承,哪怕是放下自己手中的活儿,也乐呵呵地先帮别人干了再说,他很少去求助别人,偶尔去求别人办事,别人口头答应了,却迟迟没付诸行动,他不但不怪罪别人,还为别人找理由开脱。我有时就很生气,叫他别再去“学雷锋”,而他总是一笑了之,怎么说也白搭。

       我们兄妹三人----实际上已经是三大家了,逢年过节相聚在一起,常常议论“哪个沾爹妈的光最多”这个话题。小弟小妹他们都异口同声地说是大哥,看,不是爹妈送他读书,现在能呆办公室,风不吹,雨不打,一个月的工资定期只拿的,旱涝保收。我当然也要予以回击,小弟一家吃喝都是爹妈供的,人情收入自己得,吃干的落湿(实)的。小妹的几个孩子现在还在要爹妈(姥爷姥姥)抚养这不是“抚了竹子再抚笋”?母亲往往说:“这是你爹的功劳,我只敲敲边鼓。”父亲淡然一笑说:“你们只管说都没搭我的光,我不躁。我还有能力的话,哪个最需要扶持。我就扶持哪个,我心里清白,你们说也不需说得,怪也不需怪得。”我们哈哈大笑:“我们都沾爹爹的光了,好吧?”父亲也笑,那笑里似乎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愉悦!

       常言道:父亲就是一座山!是的,父亲用汗水养育了我们,用智慧启迪了我们,用人格熏陶了我们,在这座伟大的山峰面前,我们永远无法逾越,我们除了虔诚地叩拜、真诚地感激和良好地祝愿,别无他途!

  评论这张
 
阅读(359)|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