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太山

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年忧。(无才无德,不识圈子,不入圈子。乞恕!)

 
 
 

日志

 
 

儿时的最爱(散文)(原创)  

2009-12-17 22:28:51|  分类: 春山磔磔我亦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我们的最爱就是看电影!

     那时,看电影简直就是我们最奢侈的“娱乐”!因为那时是计划经济时代,加上种种运动使得物质匮乏,经济萧条,文化生活更是贫乏。一个公社——相当于现在的两个乡镇——只有一两部放映机,几十个大队轮流放,就是放映队不休息连轴转,多则三、四十天,少则也是二十多天才轮到一次,倘若遇上阴雨连绵的日子,那就间隔时间就更加漫长,简直把我们眼睛都要望穿了!所以只要有人一说到“电影”二字,那人身边准会围拢一群小屁孩,急巴巴地追问:“在哪里?在哪里?”如果得到准确消息,那一整天的话题就是“今晚的电影”。如果是晴天我们就恨不得用竹篙子把日头按下去,如果阴天大家都会求菩萨爹爹保护,千万千万不要下雨的呀!以至于我们对汽油、幕布、发电机等都非常敏感,如果听到发电机响,第一反应就是“放电影去了”,哪怕是半夜三更也会从床上一骨碌地爬来,趿起鞋子就往外跑。

      这里我讲个故事。我们村里有个傻蛋,和我们仿佛年纪。有一次,他爷爷吃晚饭时可能多吃了几颗盐豌豆,晚上老是打屁,且屁声又响又久,富有颤音,“嘟嘟嘟嘟”很像发电机在响。那傻瓜就忙说:“爹爹(dia)!快点!冯王(邻近的一个村)放电影去了!”他爷爷斥道:“嚼你妈的X舌根子!哪里?”那傻瓜说:“我刚刚听见发电机响了!”他爷爷不相信,说:“鬼扯!”接着,他爷爷又打了一串响屁,傻瓜说:“你听,这不是的!”他爷爷大声训斥道:“放你妈的狗屁!这是老子在打屁耶!”一使劲说话,又是一声长屁。结果,爷孙俩都乐翻了天。

       只要获得“准确情报”,有电影看的地方距离我们这就是十里、二十里远,我们也会毫不迟疑三五成群相约而行,且一路高歌。天晴还好说点,摸点黑算不了什么,一是周围十里八乡都熟悉,哪儿有沟港,哪条路最近,都了如指掌;二是我们看电影的队伍少则十几人,多则几十人,总有一两支手电筒,有手电筒的“战友”便只好“前面的开路,否则,死了死了的”。如果是雨过天晴,路上低洼地里还有积水,就是有两只手电筒也起不多大作用,大伙儿又不能并排走,那些比我们更小,但又想同我们一起去看电影的,就“慷慨无畏”地承担起“向导”兼“探路器”角色了。那厮也就无怨无悔尽心尽职地在前面带路,踩到积水后向后大声喊道:“同志们,小心!前面有埋伏!”大家就绕道而行,酷肖鬼子进入八路的地雷阵,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实际上等到看完电影回到家里,没有几个身上没糊满泥浆的,有的自然会招到父母的一顿臭骂。可是,第二天,如果附近村子里又有电影看,照常出发不误。当然,遇到“谎报军情”的日子,也不在少数。回程的路上,我们还会恶作剧地大喊:“看电影去啊!”别的孩子也会信以为真,忙出来问:“在哪里?”我们便笑嘻嘻地说:“天尽头,地尽尾!”对方会大声幸灾乐祸地说:“哦,哦,几个英雄跑白路!”于是对骂开始,于是他们的家长撵出来,于是我们飞鸟般地逃......

       我至今还记得读小学三年级时那次看电影的经历。

       那天,我们据可靠消息,说距我们村有十好几里的八大队有好电影看,是战斗故事片《洪湖赤卫队》。我姑妈在那里,我就撺掇我的朋友明星一起去,明星说:“我那里又没什么亲戚,去了,假如说下雨哪么搞啊?”我们不无担心地望了望黑沉沉的天空。我说:“这么大一个大队,你未必想不起一个亲戚?就是疏点有什么关系啊,你又不是天天去。”他抠了很久的后脑壳,终于想起了已经多年没有走动的一个表叔。于是,我们天一黑就匆匆启程。明星好容易找到了他表叔的家,他表叔好歹也认了亲戚,并留他吃饭,还说吃了饭后领他去看电影。谁知道,饭还没吃完,天就“哗啦啦”地下起了大雨。我们还不甘心,他们大队不是也有个礼堂吗?只不过比我们大队的小些,难道不可以放吗?姑妈说:“雨下得太大,礼堂又漏,人又多,怕是放不成了。”果然,那夜没有放成。

       早上,听说电影要转到我们大队大礼堂去放,我一听说,立马和明星往家里赶,顾不得外面正在绵绵不断地下着雨。

       我和明星都没吃早饭,因为还要上学。到了学校,听说学校组织学生看《洪湖赤卫队》,我们高兴得一蹦三尺高,并且学校规定三年级以上的学生才允许看,三年级以下的怕踩伤,所以,学校不组织看,你万一要看,回去要家长带着看,学校不负责三年级以下学生的安全。我大喜过望,希望时间快快过去,电影马上开始放映。但是,左等右等,一问电影机没拉来,两问电影机还是没来。时间已经是午后了,有的隔学校近的同学回去午饭都吃了,隔学校远的,一是下雨,最主要的是怕错过电影,都在教室里干等。我渐渐地觉得人有点不舒服,又像是肚子饿,又像是身子冷,我咬着牙硬撑着。又过了一顿饭的时间,电影机终于拉来了,银幕也扯起来了。学校组织我们井然有序地整队入场,片刻,放映正式开始。我愈加感到腿脚发软,头也愈加沉重,脑子有点昏昏沉沉,前面的人慢慢地都站在板凳上看,我个头矮,也只好拼命踮起脚站在板凳上看,当“洪湖水,浪打浪,洪湖岸边是呀嘛是家乡......”的旋律响起时,我终于支撑不住了。我搬起板凳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挤出礼堂时,早已虚汗淋漓了。

       我一步步挨回家,一头倒在床上,沉沉地睡着了。等到母亲喊我时,天已经完全黑了,雨一直在下。母亲摸摸我的头,发现我烧得很厉害,赶忙接来了医生看我,医生给我打了针,又让我吃了药。母亲还为我熬了一碗姜汤茶,让我喝了发汗,说我淋雨感冒了,埋怨我“有电影看命都不要了”。我说:“我肚子饿。”母亲又忙不迭地为我去做饭。

      等到填饱了肚子,身子感到轻松时,电影早已放完好久了。我懊悔不已。

      不知过了多久,我才看到《洪湖赤卫队》,等到我看时,里面的台词都被同伴们快要背得烂熟了。我似乎对它已经没有多大兴趣了。

       一转眼,三十多年都已经过去了。如今,人们谁也不稀罕电影了,电视电脑早已进入了千家万户,网上看电影也只是举手之劳,连我三岁小孙子也会打开爱奇艺美滋滋地看《熊出没》了。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