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太山

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年忧。(无才无德,不识圈子,不入圈子。乞恕!)

 
 
 

日志

 
 

醉里母爱(散文)(原创)  

2008-05-06 22:15:42|  分类: 春山磔磔我亦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天是我休息的日子,酒瘾如虫在我满肚子里乱爬,我便骑了摩托车到小镇上约好友军到一家小馆喝酒,过早。

       那家小店铺面不大,且位置偏僻,可他店里经常是热热闹闹座无虚席,应了俗话“好酒不怕巷子深”。原来老板是回族的,熬的羊肉非常香,羊蹄也还可口,且价格便宜,花三、二十元就可一过酒瘾大快朵颐,因此吸引了众多的食客,特别是我等底层工薪族,则更是喜欢去那欢聚畅饮。军是位君子,热心,耿直,敦厚,博学,和我是故交,尽管我们经常聚会,但总有说不完的话题。“酒逢知己千杯少”,我一高兴,半斤药酒早已下肚。回到军家,我们休息了片刻,又去镇中学找好友孙,原先同事的他年过不惑却官运亨通,现在高升为镇中副校长了,找他一是叙旧,二是有要事相商。

      午间,孙又盛情款待,且邀了他们的头,还有两位副校长和教导主任相陪,他们个个堪称酒场猛将,能言善道,热情好客。我喝酒的大忌是“重餐”!这不,三杯两盏下喉,我就不言不语,给喝得趴下,人事不省了。

       朦胧中,我被人扶着,好象上了车,又很快下了车,似乎还有人说:“看样子,只好输液了。”于是一片忙碌,我就被人摁了手,我下意识地挣扎,我像疯狂了似的,大喊大叫,大抓蚊帐大咬衣服,像是被酒痛苦地折磨,又像是极力宣泄心中积郁已久的愁情:“哎哟,我要死了!不得了啊!姆妈耶!”又有人半是哀求半是怨怒道:“不犟了一世祖呃!每回叫你不喝这些x酒,你就是不听!就是不听!”“他醉都醉成这样了,还说么家?”又有人在替我辩护。他们的话音是那么亲切,熟悉,也许是听清了他们的话,也许是我累,我不犟了,一股沁凉的液体慢慢地流入我体内,我安静下来了。

      等我完全清醒过来时,时间已经是深夜2点了。我发现我躺在镇上弟弟家里,我老屋早已圮颓,不能住人了。父母也就搬到镇上住在弟弟家里,帮弟弟看屋,侍弄点空闲地作菜地,二老靠卖菜聊以度日。我吃力地睁开惺忪的醉眼,见母亲正坐在我的床头,她伸过手来,摸摸我的头,眼睛巴巴地望着我,话语轻柔地问:“好些了吗,太山?”我轻轻地点了点头,再看看床尾,父亲也坐在那儿,可能是听到母亲问我,也从打盹中惊醒,责怪我道:“看你学得乖到不?每次都跟你说,不喝多了不喝多了,你总是听不进去的。”我很是歉疚,说:“连累你们了。”父亲说:“还喝那么多吧?”我无力地笑笑。母亲责怪父亲道:“他愿的?紧说么子来?”父亲说:“就你惯侍他,他还小啊?”母亲拦住他说:“你少说两句则是的!”边说,边随手拿起早已放在我床头椅子上的橘子给我剥了一个大的,递给我,我接过橘子吃了两瓣,又放在椅子上了。父亲语气也缓和了很多,说:“你不晓得你喝醉了搞得好吓人,你姆妈都流眼泪了。”母亲似乎不好意思,又擦了擦眼睛,说:“你不担心吧?”父亲嘿嘿了笑了一下,算是默认了。我看见母亲斑白的头发苍老憔悴的容颜和父亲满脸的倦容,喉头梗塞了。顿了顿,我说:“姆妈,爹,你们睡去吧,我不要紧,没事的。”母亲说:“我去睡了,水和橘子都在这儿啊。”说完,她便上楼和外孙女贝贝睡去了,父亲就在我的床那头睡下。我又吃了点橘子,便沉沉地睡去了。

       这一觉睡得很香,我醒来时,一看手机,时间显示是翌日的上午9:55了。母亲正在厨房忙碌,父亲好象出去卖菜去了,二位年近古稀的老人还侍弄着一、两亩菜地维持生活,特别是近来,他们身体状况也不是很好了,我好多次劝他们,不要他们种菜了。他们却总是体贴我们,说:“你们才这么点工资,你们伢们又还读书,哪里都要钱用。我们得动就动,不得动了再说吧。”他们不但不接受我们的孝敬,还从牙缝挤出钱来资助孩子们上学。母亲听到了动静,来到我床边,说:“好了吧?想吃么子吧?”我说:“像没胃口样。”她又说:“吃点么子要好些,你昨天喝醉了,又没吐,你的是空心肚子。”“我不想吃。”“不吃哪么行啊?身子背不住的。我去给你弄点藕粉和蛋好了。”藕粉和蛋是我儿时的最爱,母亲也许一直还记得。我小时稍不舒服,就吵着要母亲给我弄藕粉和蛋吃,有时母亲还摸摸我的头,担心我真的不舒服,实际上十有八九我是“诈”的。后来,不管我舒不舒服,母亲对我的要求总是有求必应。“我不吃。”一是不想吃,二是现在那东西已不是我的最爱食物了。母亲却不管,不一会就把它弄好了,并且放了很多红糖在里面。寄宿在外婆家,现在我所工作的中学就读的外甥女贝贝,把滚热香甜的藕粉端来,放在我床头,甜甜地说:“舅舅,你吃吧!”我勉强吃了几勺子,就放下了。母亲见我吃得不多,再一次来到我跟前,柔柔地说:“太山,你吃包面不?”我这才想起街上小摊上的包面来,那是用面粉做的,薄薄的皮裹着瘦肉做的馅儿,形似水饺的东西。在开水中滚几滚,等包面浮上来,莹白发亮了,师傅便用勺子捞上来,撒上葱花,胡椒,生姜,味精,那味道真的是鲜极了。我这时还真有点想吃了。我应道:“恩。”母亲又忙忙地出去,到外面摊上买包面去了。很快,母亲便回来了,端来满满一大碗包面,催我吃,:“快趁热吃,凉了就不好吃了。我要去做饭了,你只等一哈儿,就可以吃饭了。”

       不久,父亲从街上卖菜回来了,带了很多菜来,什么鲫鱼,鲜肉,卤鸡子,还有开胃的辣菜也买来了。不到11点,饭菜都做好了,看到满桌的菜,我心想:要不是还没缓过神了,真的又喝上两猛盅!

        我吃完饭,骑上摩托准备返校,母亲撵出屋来叮嘱再三:“路上稳当点,不骑快了,听见没?”我连忙答应:“是的!我晓得的!”母亲又絮叨道:“晓得个鬼,你精神还没复原呢。”母亲的言语中有太多的牵挂!这时,我确实精神了许多,而且心情比我在儿时“骗”了母亲一顿好吃的还要轻快,甜蜜,得意!

       在路上,我想:“如果有来生,我真的愿再做我母亲那不听话没出息的儿子,只要母亲不嫌弃我!”

       母亲也绝对不会嫌弃我的,我深信,这点!

     

      

  评论这张
 
阅读(369)|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