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太山

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年忧。(无才无德,不识圈子,不入圈子。乞恕!)

 
 
 

日志

 
 

春日四蔌(散文)(原创)  

2008-04-06 15:26:30|  分类: 春山磔磔我亦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蒿笋

       暇时,我闲踱到学生食堂,看见食堂工作人员正忙着把一脚盆“柴笋”抬出来正准备清洗。

      “你们在哪儿弄这么多柴笋啊?”

      “在 湖南君山柴站。”身材高挑而不失丰腴年近不惑而丰韵犹存的蔡姑娘脱口应声道。她做事说话,泼泼辣辣,风风火火,且好开玩笑,有时油腔滑舌,你被她戏弄了一点影儿都没有。我见她一本正经,加上君山隔我们这确实不远,来回才半天工夫,那儿确实是柴笋的故园,我也就没怎么在意了。再一看,不像啊,柴笋一般是灰白色,而这却是黄中透白白中带黄,如玉一般,再说,现在已经不是吃柴笋的最佳时间了。我又怀疑起来了。有几个就忍不住“哧哧哧”地笑了起来,其中一个说:“书呆子!这是篙笋!”

       我抽空查了下资料,没有“篙笋”一词,我想,也许是弄错了,我们这方言色彩很浓的,说不定她们说的是“蒿笋”。我再查“蒿笋”与她们所说的基本符合。

       蒿笋是水生植物,一般生长在浅水中,植株高出水面约1——2尺,叶片狭长淡绿,就像菖蒲,只是没有菖蒲那么绿那么亮那么硬叶片片片剑立而已,也许更像长高及人腿的玉米或是高粱。在我们长江中下游平原的密如蛛网的小沟、长港、浅河中到处可见它的身影,它们一般都是几簇拥在一起,就像是一个家族聚居在一起似的。当然,长得多了,就连成了一片,蓬蓬勃勃浩浩荡荡了,有时,你看到满沟满渠的蒿笋密不透风如火如荼一片青翠,你会想起郭小川如椽笔下的青纱帐也莫过如此吧!

        我向老婆说了,她说,想吃吧,明天就去掰点来尝尝。我点了点头。

        翌日,她真的就在学校前面的小渠中掰了几大把,将它们挽了个结,像秧麻草。伊提到家里要我帮她剥。哦,原来,还要把那上面的一层外壳去掉。那外壳就像一层薄薄的松软的套子裹在上面,撕开可清楚地看见海绵体结构。不一会就剥好了,看那鲜嫩莹润宛如纤纤玉指似的蒿笋,我不由津液欲滴了。

      然后,我按照《家常菜谱》中的“蒿笋木耳炒肉片”上所说的“如法炮制”。不一会,我就做好了,看到色泽鲜丽香气诱人的蒿笋,我偷偷用手夹了块塞进嘴里,烫得我差点儿吐了出来,我连呵几口气后,凉了,细嚼,真的是鲜美可口,嫩而不烂,脆而不涩,油而不腻。那好吃的东坡不是写了“    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吗?我看,多是蒿笋给他老人家带了的“欢”吧,那蒿笋又在清水里洗濯过,故曰“清欢”!哈哈!真还是苏轼这美食家识味啊!妻子已经向我直瞪眼了!我赶紧把蒿笋放在桌上,洗了手,斟满酒杯,痛饮起来。那次,我又差点醉了。

      现在,我忽地想起出自周敦颐生花妙笔以致传唱了千古的《爱莲说》来,老周一味赞美莲,大抵是他癖好莲之冶艳吧!就算他濂溪先生所言“花之君子”的高贵品质之说有几分道理,但莲也仅仅象征着封建社会的那些为数不多且禁不起推敲的清大夫的形象吧,它怎么比得上蒿笋呢?铺河塞渠的蒿笋——她带着泥土的芬芳,保持质朴纯洁的本质,对生长环境无所奢求,一捧泥,一掬水,就可以向世人奉献味美无比且没受任何功利腐蚀污染的果实啊!

        蒿笋,其实她就是家乡父老乡亲的化身,更是我们农民的灵魂啊!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