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太山

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年忧。(无才无德,不识圈子,不入圈子。乞恕!)

 
 
 

日志

 
 

且琐忆吾师(散文)(原创)  

2008-04-24 23:52:11|  分类: 春山磔磔我亦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教过我的所有老师中,给我印象最深的,莫过于我读中学时的语文老师赵金城老师了。

         我在读书时是个平淡且偏科的学生,我讨厌数学,就像数学老师极讨厌我一样;他们对我失望了,也像我对数学彻底失望了一般。当时,我的语文成绩并不是特别优秀,充其量也只算中等偏上罢了,但这总比学数学摸风要好多了。因此,我就很喜欢语文了,但是,在语文上给我关爱的老师也不算多,可能是赵老师相比别的老师多过问过我几回吧,我也就记住了他。

       赵老师给我印象最深的性格就是热情而严谨。他当时年龄看上去30来岁,身材高大,头顶上的头发根根直立,精神抖擞,一双鹰隼似的眼睛,是那么明亮而又犀利地镶嵌在清瘦的国字脸上。他年幼时可能得过天花,灾难无情地在他脸上便留下了“纪念品”——麻子,所以挨了赵老师严厉批评的同学,也有背地里叫他“赵麻子”的,我从没叫过他的绰号,因为他基本上没批评过我,相反还表扬了我好几次。他衣着朴素整洁,蓝色中山装上的风纪扣平时也扣得严严实实的,就像他的教风。

       他喜欢写行楷体,黑板上的板书总是一笔不苟,设计美观大方,行笔遒劲有力,即使偶尔写错了,也会把黑板上擦拭得干干净净,再重新写上,我们的笔记也大都抄写得很完整很工整。这也许就是老师对学生的润物无声的“身教”吧。有一次,赵老师又布置了语文课堂作业,我没看清楚作业要求,就信笔而作,交上去后,还满以为准又会得到老师的表扬的,因为赵老师说我的作业每次做得又漂亮又正确的。谁知这次作业本还放在讲桌没发下来,赵老师就点了我的名,要我站起来,我一时是丈二的和尚——摸头不着脑,他问我上次那道文段分析题的第三小题的要求是什么,我说:“是什么,不就是概括段落大意吗?”我还有点印象。他看我满不在乎的样子,勃然而怒,两道目光有如雷电地向我射来,接着就是一场暴风骤雨似的批评,说我马虎,不专心,明明是要你用最简洁的语言概括,你自作聪明,好像肚子里词汇涨似的,都堆砌上去了,表扬了两次你“尾巴就翘到天上去了”。我又气又羞又悔,狠不得找个鼠洞钻进去。他在教学上的要求十分苛刻,不用说你做错了题,就是我们作文上的错字甚至标点都不放过,你如果上次作文里的错别字或是标点没更改,你等着,下次非得挨批不可。

       但我至今还记得更多的是他对我温暖如春的关怀,尤其是那次的作文评讲,更是令我刻骨铭心。那次,他布置的作文题是《说“勤”》。我运用了小标题是“——从‘勤以补拙是良训’荡开去”,其中引用了古今中外许多因“勤”而获得成功的人的事例,从王羲之练字“笔成冢”“池如墨”到齐白石的“不叫一日闲过”到“法国大作家福楼拜在深夜写作时,他房间的灯光被夜航的船工当成了航灯”,洋洋洒洒 ,一挥而就。在稍后几天的作文评讲课上,赵老师先是把我的作文在班上范读了一遍,然后再从命题、选材、立意、结构、措辞甚至到标点符号的运用等几乎涉及到的所有所谓的“优点”大夸特夸了一番,最后,他还说:“这是我所教的学生中,我认为写得最好的一篇作文了。所以我给他打了我作文评分中的最高分‘98’分。”课后,他还当着别的老师的面夸我的“文字功底确实不错”。一时,我几乎成了学校的小“名人”了。那几天,我晚上常常从我梦里笑醒。那本作文本上的评分都是90分以上,我珍藏了好几年,后来不知怎么弄丢了,至今仍令我扼腕叹息。

       他还叫我多看些有益的课外书籍,但是,那时的课外书籍又是那么的稀少而珍贵,他就主动借给我一些书看,像《阅读与欣赏》等,还有许多文学杂志。

        有一次下午放学后,我待在教室又做了一会儿作业,等到我端了钵子到食堂打饭时,已经没有学生的饭了。当时,我们学校学生和老师的饭菜是分开打的,我看见老师的饭还有几个,我要打,师傅不肯,说还有老师没吃。我只好拿了钵子往寝室走去,一肚子的怨气。这时候,赵老师到前面来了,见我拿的空钵子,就问我是不是吃饭了,我如实回答“没有”,他二话没说,就把我的钵子拿了过去,快步走向食堂,食堂工作人员正忙着收洗,赵老师只和师傅打了声招呼,就亲自拿了铲子,给我盛了满满一钵子饭,回头就走。他把饭给我,我正要转身走向寝室,他又像想起什么似的,返身拉起我,往他卧室走去。他一进去,就从桌子抽屉里给我端出一碗小鱼,还有一碗榨菜皮炒肉丝叫我吃。在当时,那简直就是我们吃饭时企望的“奢侈品”了,我知道,这是他留给他妹妹吃的菜——他妹妹叫赵清梅,挺清秀的一个女孩,白皙的瓜子脸,明若春波的眼睛,两把麻花辫子乌黑闪亮,很文静,其时她也在我们班上读书——我不肯吃。他马上把脸色沉了下来,我知道他不高兴了,怕他动怒,只好吃了。他就看着我把那一满钵饭吃完,脸上才露出温和的笑容。

      一晃,30多年过去了,赵老师他老人家也许早就怡养天年去了,我和他在我身上的付出,也许他早已淡忘了。他即使还记得我,但我写的这些“琐屑”事,他已忘得一干二净了,我几乎可以肯定地这么说。我站在这讲台上,忝为人师也已经有20余个春秋。也许和我从事的职业有关,所以我现在还时时想起他——那个曾经给我这个成绩平平且偏科的一个普通学生的温暖如春珍贵似金的关爱的赵老师!

       “ 教师对普通学生尤其是对所谓‘差生’的爱,在那学生看来是何其珍贵啊!”这可能就是我从我深爱的赵金城老师身上获得的最为有益的启示吧。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