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太山

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年忧。(无才无德,不识圈子,不入圈子。乞恕!)

 
 
 

日志

 
 

我爱网易博客,我爱“伊妹儿”(散文)(原创)  

2007-12-14 22:13:39|  分类: 春山磔磔我亦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个傻瓜,当我上网时这种感觉更是强烈,因为我除了能看点新闻和文学作品外,其他几乎是一无所知,尤其是在电脑方面,更是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也许有朋友会问:“你明知你是个傻瓜,怎么还成天在网上游荡啊?”我要说:“这都是童年的梦惹的祸!”

        童年时,有两个梦纠缠了我很久,很久。一个是——穿一身草绿色的军装,手握一杆明晃晃的钢枪,像白杨树一样挺立着,守卫祖国的边疆。你想,那多威风啊!——那也是我们那个时代无数年轻人的梦想。可惜我到了参军的年龄,连身高体重的基本要求都达不到,自然,“军人梦”就告破灭了。另一个就是——想当一名作家。我那时是个“小说迷”,在读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很多大部头的小说就是在比我个儿还高的灶台上就着昏暗的煤油灯看完的,像《万山红遍》、《欧阳海之歌》、《巍巍的青峦山》、《苦采花》等等。我当时纯粹是囫囵吞枣地看,根本不去分析什么人物形象故事情节环境描写,主题思想表现手法等就更不用谈了,甚至连精美词句都很少摘抄。在读中学时,语文老师把我的作文当范文念了几回,我就“尾巴翘到天上去了”,猛发一些豪言壮语“我要称雄文坛!”说实话当时的同学中懂“文坛”二字含义的人都不是很多。长大成人,我也就自然知道了,我儿时的梦是多么的幼稚可笑啊!由于机遇,我在弱冠之年跻身于教师之列,又有与文字打交道的机会了。于是乎,在沉默了多年后,又提起了生疏沉重的笔,我不想成名成家,但是,我要歌唱!“天生我材必有用”再次使得“老夫聊发少年狂”,我在1991年又开始尝试创作。那年,我有幸进入当时如日中天的监利师范学习并加入了学校创办的蜚声国内的中学生文学社团——“涓流文学社”,我有一条凡人小语登载在《中师生报》上。尽管那是很小很小的成功,但是老师和社友都给予我充分的肯定和极大的鼓励。我毕业后,调入中学也是从事语文教学,一直到1998年,都没有多少文字发表。1998年,那是令我们终身难忘的一年,长江、松花江等流域发生特大洪涝灾害,它给我们带来惨重的损失,同时全国人民包括港澳台同胞、世界各国友人也给灾区人民带来了春天般的温暖。在岁末,《教师报》发起“新年话题”的征文,时任副刊责编的冯丽老师给我发来一封便信(我根本不知道冯丽老师是怎么知道我这无名小卒的),其中冯老师还给我提示了怎么着手去写,所谓“与君一席谈,胜读十年书”。冯老师的话令我茅塞顿开,我有感而发,疾笔写下了我的深切感受,题目是《“淡泊”年·平常心》。后来,文章刊发出来了,冯老师再一次给我写了热情洋溢也让我刻骨铭心的第二封信。这信,我一直珍藏着。因为,这是我收到的惟一一封编辑老师的亲笔信,再就是《语文教学通讯》杂志的张水鱼老师的征文信。她们是我一生的珍品!此后,我似乎摸到了一点点创作的门道,那就是创作要真实地反映生活!在1998年——2005年之间,陆续有较多的教学论文、消息和零星散文作品见诸报端。

        2006年,是我“蛰伏”的一年,没多少文章发表,一是缘于懒笔,二是怕麻烦。你想,稿子煞费苦心地写出来了,还得修改,校正,然后再重新誊写,写完了再骑车跑到相隔一、二十里路远的镇上邮局发稿。如果机会好,作品得以发表,又要跑去领不几元的稿酬,实在是太麻烦了。去年,我买了一台二手电脑,——伢们老是去小集镇上网,是他们“逼”我买的。他们上学去了,我没事时就上网玩玩。一来二去,我摸熟了一点点。在今年2月,我就以“此木也歌唱”的网名在网易上开了个博客,直到5月共写了12篇文章,最好的一篇是被我转到现在博客上的那篇《人性与个性》的东西,它被“雾潇长影”圈子推荐。那几篇博客文章,点击率也不高。我认为写出的东西没人看,不是白写了吗?我又停了几个月。到11月,我反省着:“写博客不是为了挣点击捞虚名,是自己对生活的体验和感悟,以使自己的人生更充实更有意义和价值。别人看不看不是最重要的,别人不看,只能说明你的文章写得不好,网易博客人才济济高手如云,多虚心向别人学习呀!朋友之间相互交流切磋,取长补短,不是很好的交流的平台吗?再说,不是有什么所谓‘伊妹儿’吗?何不尝试用它发点稿子呢?”接着,又写了10多篇文章,其中很有几篇颇受圈主和圈友们的错爱,如《热炒作背后的冷思考》被“承上启下文苑”五星系统推荐、小诗《夕阳》被“随笔散记”推荐、《还“小姐”之“清白”》和《父亲》均被“牵手风云”圈子五星推荐。这里,我还要感谢各位朋友的关注和鼓励,尤其是“彩丽医生”的转载了我的《父亲》一文,更令我感动不已。朋友,我感谢你们,深深地,由衷地!12月初,我把写好的几篇博客文章通过“伊妹儿”发给了我一直熟悉的也是十分喜爱和关注的在我们这影响广泛深远的市级党报——《荆州日报》,如《父亲》、《尴尬如厕》、《童年·鱼》、《山辣椒》等,那情形就像幼小的孩子看到久别的母亲似的,急切地滔滔不绝地向她诉说自己深切而又无尽的思念一样。接下来的几天,我有点魂不守舍的感觉,每天都到我的邮箱里看,看有没有回信,一看,总是系统退信。我开始担心是不是稿件质量不高,十有八九被编辑老师给“毙”了,抑或是我不会操作,对方邮箱根本没收到稿件?就这样,我在焦虑不安中又度过了几天。昨天,邮递员又送来了新报纸,我迫不及待地翻出《荆州日报》,然后像以往那样小心翼翼地往后翻阅。我翻到12月11日的“百姓”(B2),拙作《尴尬如厕》赫然在目!只不过标题改成了《如厕》因为那个小栏目是“尴尬时分”,我简直有些欣喜若狂了,忙向同仁们说:“你们快来看,我的文章又发表了!”他们都围了拢来,挤在一起看,众星捧月一般,我不由陶醉了。老师们纷纷向我道喜,我心里有着无以言说的快活!因为这是我用“伊妹儿”发出的稿件被刊用,尽管不是我的处女作,她不一样具有“处女作”的意义吗?

        我感谢网易博客给我提供了“练笔”的平台,感谢“伊妹儿”给我快捷准确的投稿的方式,感谢曾经给我鼓励的圈友,更应该感谢《荆州日报》的“百姓”版的编辑童彬等老师,你们使我的作品让更多的朋友分享,使我又一次尽情地享受了成功的愉悦!

        这里,我要再一次高声地说:“我爱网易博客!我爱‘伊妹儿’!我更爱给我热情而无私帮助的朋友和老师!”

     

  评论这张
 
阅读(52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