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太山

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年忧。(无才无德,不识圈子,不入圈子。乞恕!)

 
 
 

日志

 
 

父亲(散文)(原创)  

2007-11-17 14:04:55|  分类: 春山磔磔我亦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散文)


                                                                                       柴太山

 

        我怕——我怕我粗糙拙劣的文字亵渎了那个永远高贵的灵魂。

                                                                                                                                       ——题记

      

        我的父亲是一个平凡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平庸的人,但是,我还是敬爱他,从心底里。

        父亲是个胆小的人。

        说起他的胆小,我们村里的人总要提起父亲那段不光彩的往事。那事还得从我们村与邻村的一条河的纠葛说起。那条河本来是我们村的,大集体时,我们村里就在那条河里面投上鱼苗,那河水深鱼肥。每每临近春节,人们就把那河干了,每家每户总能分上大半背篓鱼,遇上机会好,家家户户还能分到一条四、五斤重的鲤鱼或是青鱼,刚好大年三十午饭时蒸着吃,那是很多人都很羡慕的。邻村也许是眼红,硬说那河他们也有份,应分一半给他们,几轮磋商没达成共识,只好诉诸武力。有一年干河时,他们村就组织了一批精悍汉子来抢鱼。我们是个大村,光是一个生产队就有他们一个大队的人多。我们队里人一见此情景就把铜锣一敲,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呐喊着拿锄头、铁锹、扁担、铁钩上了阵,有人甚至拿出了铳。那真是一场大械斗啊!父亲什么也没拿,只是站在抽水的台涧沟的高坡上大喊:“打死这些狗日的们!打死这些狗日的们!”就是不动腿。人们不管他,只是拼命往前冲,真像是大敌当前慷慨以赴似的。好在敌人很是识趣,一见我们来势凶猛,早就没命地往家里逃,只恨爹妈少生了他们两条腿。没过半个时辰,我们村就旗开得胜班师回朝了。这次“战斗”,毫无悬念地取得了胜利,大家也就没去计较父亲的怯懦,只是说他是个胆小鬼。我稍稍长大就问父亲有没有这回事,父亲只是说:“打伤了别个不好,打伤了自己更划不来。打伤别人要钱整,打伤自己要钱整是小,还难得痛,是不?”父亲一生很少与人争吵过,从没想过致某人于死地,我敢于说,他哪怕是想耍小聪明算计别人的念头,都不曾有过。

        父亲没出人头地过,最风光的就是他曾当过几年村里的会计,再就是叨我姑父的光,大集体时,在锥探队里待过一段时间。在记忆中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经常从锥探队带些肉包子回来给我们吃。那日子,我们一家人简直就像过节一样。父亲说,这是他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我相信。

        父亲很节俭,不爱吃穿,前些年还喝点酒,但很有节制。在我印象里,父亲似乎从来没喝醉过酒,不管是哪种场合,他都是这样。我和父亲不同,喝酒图醉,十回醉出九回来。父亲总是责怪我,喝那么多干什么,不养人是小,还倒伤身子,你总是学不乖到。我在一所中学工作时,他有时候来我这儿,我们父子俩就弄点荤菜,喝点儿酒。常常是我喝一碗,他喝一小盅,他且很少添酒,我遇上心情好,还会在我小碗里再猛加一下,他总是提醒我,少喝点少喝点。今年,他查出有心室肥大的毛病后,索性连酒也戒了,就喝点茶。我见父亲不能喝酒了,就给他买点好茶叶,让他泡得喝。他就问,你买的茶叶是好多钱一两的,我说,是点好的叶子,一、二十块钱一两的。他听了连连咂舌,这么贵这么贵,以后喝茶就很少放茶叶了。有一次,我到他那儿去,他没在家,兴许是去地里干活去了,桌上放着一个装橘片爽用的瓷瓶子做的茶杯,茶杯里的茶叶已经发黑了,看了这不知泡了多少道甚至是多少天了的茶时,我心里一酸,就把它往外倒了。母亲后来对我说,你爹他心疼了好久,他说,倒了真可惜,那真是好茶呢。今年正月,我外孙弥月,我们一家高高兴兴地去吃酒。父亲他穿了身旧衣,外衣是妹夫去年给他买的,妹夫和妹妹常年在外做生意,三个外甥在我父亲那生活了十多年。去年,妹夫他们在外做生意的形势好了点,就给父亲买了一件外衣,呢绒的,可能要二、三百块吧。其实,那也不算是很贵的。可是,父亲把他当成了宝衣,偶尔做客穿穿。裤子是条旧的,上面还有星星点点的泥浆,我要他换条干净的,说了好久他才去换,脚上穿的是一双黄球鞋,老解放牌的,两只鞋的前头都破了,能清清楚楚地看得见袜子,袜子也破了,我要他去买双新球鞋,劝了好久,他才让我母亲去买。母亲去街上跑了一转,说街上像这样的球鞋已经没有了,我说,看下面小店子里有没有。谁知小店里也没有,我的父亲,至今想来简直令我心酸心疼心悔不已的父亲就这样穿着“出了鸡娃”(我们这儿把鞋破了,能看见脚趾头的情况称之为“出鸡娃”,大抵像刚刚孵出的小鸡的情形吧。)的鞋去做了客,去做了老外公啊! 

        此时此刻,我已泪流满面了! 现在,我有些文字已成了铅字。在我的所谓作品里,我也曾多次地写到过泪流满面,但我真正地泪流满面的又有几回呢?!

        我爱我的父亲,我爱他正是因为他的血液养育了我,他的灵魂滋润了我,才使我有了一颗善良的正直的质朴的心。我虽然没有成才,这是我的能力所无法企及的,但所幸的是——我成了“人”!

        当我泪流满面地写下这些文字时,也许我的父亲他并不知道,也许他这时正在地里劳作。我多么希望他这时正在拿着一本闲书,边看边愉快地念出声来,偶尔扶一扶不知从哪捡来的一只腿断了用线绷缠着的老花镜嘿嘿地笑啊!——天啊,外面这时正在下着大雨!那连绵不断又叫我侍弄两亩菜地整天忙碌着给菜地浇水的父亲母亲欣喜不已的久违了的秋雨!

        我祈愿着,正如他祈愿我们一家永远和乐美满一样!

 

                                                                                                                                     —— 三改于2017年9月9日晨

  评论这张
 
阅读(367)| 评论(6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